第三章 落难

第二章 七雅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云台剑歌小说简介

配齐文学小编推荐女生小说云台剑歌,云台剑歌小说是著名作家秦蜀羊的一本武侠修真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人听过白了他几眼,便又道:“看在你家老爷夫人也曾听得几位大侠的名头,我便也就怕各位笑话,你道我如何便如此景仰几位大侠?皆因七年前的一桩事来。”说着,他又抓了几颗蚕豆丢进嘴里,才道:“七年前我老头儿便开的这店,三日正午时分时候,我店里来了三四个孙老人听过白了他一眼,便又道:“看在你家老爷夫人也曾听得几位大侠的名头,我便也不怕各位笑话,你道我如何便如此敬仰几位大侠?只因七年前的一桩事来。”说完,他又抓了几颗蚕豆扔进嘴里,才道:“七年前我老头儿便开的这店,一日正午时候,我店里来了四五个中年汉子,还未等老汉我开口,他们话也不说,便一拳将我打翻在地,那为首的一个汉子道;‘你欠我家老爷地租,我们是讨债来的!’”人群中那姓赵的青衫武师怒道;“这是甚么道理!?便是讨债,也便怎敢见面就打?”。...

云台剑歌小说-第三章 落难全文阅读

  却说那姓孙老人将一条梨花木凳悠闲坐定,伸手捉了一颗蚕豆丢进嘴里,又拿起桌上一碗酒来啜了一口,这才缓缓说道:

  “这七雅,乃是‘琴棋书画诗酒花’七雅。要论这几位大侠的名头,也不是我胡吹,在当年可是名镇山川,威宁四海,莫说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便是在九天玄上的神明,十重狱下的恶鬼,见了几位大侠也须当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好大侠!好…….”他一句还没说完,一个穿紫衣的汉子道:“你直管捡要紧的说。”

  孙老人听过白了他一眼,便又道:“看在你家老爷夫人也曾听得几位大侠的名头,我便也不怕各位笑话,你道我如何便如此敬仰几位大侠?只因七年前的一桩事来。”说完,他又抓了几颗蚕豆扔进嘴里,才道:“七年前我老头儿便开的这店,一日正午时候,我店里来了四五个中年汉子,还未等老汉我开口,他们话也不说,便一拳将我打翻在地,那为首的一个汉子道;‘你欠我家老爷地租,我们是讨债来的!’”人群中那姓赵的青衫武师怒道;“这是甚么道理!?便是讨债,也便怎敢见面就打?”

  孙老人笑了一声,道:“这位好汉说的极是,便是我欠了他甚么债,也不能如此,何况这店是我父祖留下的基业,哪里又欠他甚么租钱来?”那姓赵的武师又道:“那你该与他讲清楚才是,莫不是他们弄错了罢?”老人道;“他几人只是冲我而来,又岂会弄错?”那人又道;“那怎么他便来寻你麻烦?”老人方欲开口,旁边那穿紫衣的汉子怒道:“赵七,且听他怎么说,似你这般问法,我几人还听甚么?”那赵七听了埋怨了几句,便也没再说话。

  那老人呵呵笑了几声,道:“不妨事,不妨事。”说罢向那紫衣汉子道:“我听这位好汉倒有些关中口音,不知高姓?”他本于袁瑞一行无甚好感,只是听说那王夫人夫妇久慕自己恩公之名。心下欢喜,言语间已是颇为和气。

  那紫衣汉子道:“你耳朵倒灵,我叫彭六,老家是陕西关中的。”孙老人听了,道:“你道我为何问你?原来来的那几人也是关中口音,我一时想起,这才问你。我给他几人说道;‘几位老爷,莫不是错认了人耶?我老汉自在这里卖酒已然三十年有余,如何欠你家租钱?谁知那人道;‘你叫孙忠罢?’其实老汉正是叫孙忠,那人又道:‘那便没错了,算上你爷爷老子,总共欠我家老爷九十七年地租钱,共是三千九百二十一两银子,我家老爷看在与你同乡的情谊,便把饶头免了,你只还三千九百两便是,如今你快还了罢?”老人说完,只听那彭六将桌子一拍,怒道;“他倒大方!这不是恶棍干的勾当?他家老爷又是谁?”只见那赵七向彭六瞥了一眼,低声道了句:“我说的多,难道你就说的少了?”众人却也没理会。

  孙忠苦笑了一声,道;“我也这般问他来,谁知他几人闻言便怒,也不曾说的他家老爷姓名,,一把揪住老汉便打,我年迈人衰,哪里是他几人敌手?只被打的周身疼痛,连话儿也叫不出来。几位不知,我老汉生的一个女儿,闻得争吵,慌忙从内堂跑出来,见我倒翻在地下,便哭着上前奔扶。”

  孙忠说到这儿,虽是时隔年久,也直恨的牙痒,见他又道;“我朦胧中听得一人言语道;就是她。那带头的恶汉便说;“孙老头儿,我家老爷来的时候说了,你若是还不了这钱也罢,只将你这女儿给我家老爷做个偏房夫人也就是了,这是契子,你画个押便两清了。我那时才知他原来早有准备!只是为了霸占我那女儿!”这番言语只听得众人各个愤懑,均想:“若是我在,定要手刃这几个恶獠。”

  那孙忠恨恨的又道:“我当时倒在地上万念俱灰,心中只是想着他家老爷是谁?将来也好有个告处?谁知这一想不打紧,脑袋里闪出一个人来,只让老汉我觉得此生再无望见着女儿也!”那彭六道:“到底他家老爷是谁?莫不是这四川的官府老爷?”身旁一个缁衣马裤的汉子笑道;“你作了官府老爷的丈人,与你那女儿一同享得荣华,那岂不是悠哉悠哉?”众人闻言都向他一瞥,神情甚是鄙夷,那汉子自讨了个没趣,也自悻悻。

  孙忠又道;“我倒在地上忽然想起,几日前大邑王家的公子带着随仆曾来我这里吃酒,说是出来打猎游玩,老汉我还心奇他如何便跑这般远来打猎,后来才想起,他哪里是来打猎,分明是来看我女儿来的!”孙忠抬头看时,只见众人皆是惊愕不已,原来众武师听得他说“大邑王家”几个字,皆是呆了,齐回头向那王夫人所乘的车马望去。

  王夫人车马便离众人不远,孙忠的话自然是句句听得清楚,饶她处事不惊,闻得此言也是一惊,却又实在想不出大邑王家有谁能作出这般事来,便道:“老丈你且说,这位大邑王家的公子是谁?”

  孙忠老人道;“难道这位夫人也听过四川大邑的王家么?”那赵七道;“何止是听过!原来你不知道,这位夫人便是大邑王家王锦掌柜的大小姐!”那孙忠“啊!”了一声,连忙起身向那马车奔去,几个武师只恐他伤了王夫人,也是各个不等王夫人说话,早抢到孙忠前面,将那马车护定。

  不料那孙忠奔到一半,忽然倒地一跪,向着王夫人所乘的车马便拜,众人都是摸不着头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甚么药。只听王夫人在车里道;“老丈快起,不知因何下拜?”

  那孙忠道;“其实夫人不知,我虽受那王昕欺辱,可王家除了那王昕恶徒,余人皆是好善之辈,此间方圆百里人家莫不受过王家的恩情,若遇着年成不好,王锦掌柜便经常开粥救济穷困之人,是故我虽受辱,却理应替这众多同乡一拜!”说罢又是一阵捣蒜般磕头。众人听了皆是心下一宽,赵七彭六忙上前将孙忠扶起,道;“我家夫人自是良善之人,你能明白此节,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王夫人听罢,暗自叹了一声,道:“不瞒老丈,那王昕正是舍弟,多年前相公亦曾与我说起昕儿顽劣,初时我还不信,不期他竟作出这番事来!虽然事久,但此次回去,定要叫父亲知晓才好!”说罢自将那窗帘放下,不再言语。

  赵七彭六等人知道夫人此时气极,也都不敢粗声言语,与那孙忠老人回到远处坐定,道;“孙老头儿,你且继续说罢?”孙忠闻言抹了眼泪道:“那是我老汉只觉完事皆休,只想一头撞死便罢,只是可怜了我那没娘的孩儿。我女儿也自是哭哭啼啼,”说道这里,他又抓了几颗蚕豆丢到嘴里,转头望见西边大路上走来几个推车的中年汉子,车上满满的是些干草,心下也不理会,向众人道;“只是啊,哈哈,偏偏我老孙便是这般命好!”这句说完,孙忠脸上满是得意神色,那彭六心急,便道;“你倒说说,怎么个好法?”

  孙忠哈哈一笑,道;“我便这般命好,偏偏吴异大侠那时便正好在我店中吃酒吶!”众人“哦”了一声,齐抬头向那二楼望去,,见那吴异正与那女子不知说着甚么,少女不是掩面而笑,看的几人只觉魂牵梦萦,更想不到世间竟然便有这般貌美的女子,转念间又想起自家中的黄脸悍婆,又各个垂头丧气,却摇头只是叹息。

  孙忠放下酒碗,又见东边大路上奔来几个骑马的汉子,似是些江湖人士,各自挎着一口腰刀,奔到酒店前也不问话,齐下马坐到一旁的桌凳上,又不叫酒,倒像是在等甚么人一般。孙忠心下暗暗觉得不妥,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孙忠怕断了话头儿,又急忙道;“那吴异大侠听了几人言语,起身与他们争辩,还没说上几句,那几个泼皮便欲动手,只见吴异大侠一招‘翻江倒海’便将那带头的打翻,”说着,孙忠也忍不住立身起来,仿佛自己便是当年的吴异一般,摆了个架势又道;“吴异大侠又是一招‘大定乾坤’将另外一……”他正演的高兴,忽听旁边一个江湖汉子冷笑一声,顺手拔刀出鞘看了一看,又自放回,面上尽是鄙夷神色。孙忠心下着恼,正要询问那人,却只觉头上有甚么东西掉下来,急伸手一摸,拿下来看时见是几颗瓜子,忙回头见那二楼的女子“咯咯”地笑个不停,孙忠也笑道;“原来是画眉姑娘与我老孙开玩笑么?”

  那少女停了笑声,道;“你怎么倒把个泼皮醉汉说的这般利害?”孙忠道;“吴异大侠武功高强,我说的尚不及他万一哩!”那少女又道;“先不说这个,你若再不看吶,一碟豆子可都教人偷吃光啦。”说罢又是一阵银铃儿似得笑声。

  孙忠“啊?”了一声,似乎没听懂那女子说的甚么,心道;“甚么豆子?”回头看桌子上的那碟蚕豆,果然只零星剩下几颗,心中疑道;“我也不曾吃的多少,怎么一碟豆子便剩得这几颗?”便抬头向赵七等人望去。

  彭六,赵七几人刚只被那女子和孙老人吸引,哪里顾得上看着甚么豆子,此时见孙忠望着自己,忙道;“我们也活了四十来年,又不是些夯货,怎的便没出息偷吃你甚么豆子?”孙忠道;“一碟蚕豆也不值甚么钱财,吃便吃了,又怎么不敢承认?”赵七急道;“你这老人怎的如此顽皮?我兄弟几时吃你的甚么破豆子来?”说罢从腰间摸出一锭银子丢在桌上,言下之意,自是说我等既然有钱,自然不会下贱的偷吃甚么豆子。只听那少女又笑道;“不是他们吃的,我方才便欲提醒你,只是觉得你几个大人连碟小豆也照看不住,羞也不羞?”

  众人听了各自微怒,却又想不出甚么话来反驳,几人正恼怒时,忽然见人群中伸出一只小黑手来,一把攥住桌上那锭银子,又急忙缩回。

  这下众人瞧得清楚,,其中一个穿缁衣的汉子一把揪住那小黑手,从众人身后扯将出来,叫道;“好啊!小贼原来在这儿!”

  那武师骂骂咧咧从众人背后扯出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乞儿来,那乞儿衣衫油腻破旧,腰上紧束着一根布带,身上不知多久不曾清洗,全是些黑泥污秽之类,已是分不清本来皮肤。被那武师扯倒便杀猪价地哭喊;“杀人啦!杀人啦!”,眼睛滴溜溜的乱眨,手也不松,仍旧紧握着那锭银子。

  那缁衣汉子甚是暴躁脾气,想到众人因他几乎惹出一番事来,又见他哭喊不停,亦不松手,心下大怒,骂了声道;“小崽子想死么!?”一脚踩在那乞儿的手腕上,那孩子亦骂道;“大崽子想活么?”说罢咧了牙“呲”了一声,似是十分疼痛,一只手还是不曾松开,只是转头望了那女子一眼。

  谁知那少女见了这孩子模样,心里电光火石的想起一个人来,仿佛被人用力捶了一拳一般,身子一颤,几欲哭出声儿来,见那汉子又欲抬脚往那孩子肚上踹去,忙叫了声;“别!”说着左手在阑干上一支,便从那二楼翻身跃下,落地更无半分声响,众人见了,都是暗暗心惊;“难怪她上楼也无一人发觉,谁知她一女子竟有这般能耐!”

  少女奔到那汉子身前,向那汉子道;“闪开!”那人见她从几丈高的楼上落下毫不费力,自忖自己绝无这般能耐,嘴上仍是骂骂咧咧,却也不敢再留,抬起脚闪身退开了。

  少女慌忙拉起乞儿,也没说话,只是一直望着他。四川天热,更值盛暑,那乞儿身上满是臭汗污秽,他脸上出了汗水十分难受,便伸手一揩,污秽被汗水匀开,立时露出那原来白净的皮肤来,众人见了都是“咦”的一声,远远躲开,神色似是十分厌恶。

  那女子却不嫌脏,望着那孩子怔怔地道;“像…真像….”孙忠忙问道;“画眉姑娘可是认得这孩子?”少女这才回过神来,忙道;“不…..不认得…..只是这孩子长得与一个故人相似……”又转头问那乞儿道;“你叫甚么?今年多少岁数?又为甚么要来这里偷东西吃?你爹爹妈妈呢?”众人见她初时对谁也不睬,如今却对一个满身污秽的乞儿这般爱惜询问,都是大惑不解,几个武师只是看的眼睛发红,却又不便再说甚么。

  那乞儿见了这般也不知那女子为何,心下却想;“我须得装的可怜,方才躲得过今日这祸。”便道;“我叫秦宓,我娘病重,我偷这银子是要给娘瞧病哩!”其实他在这四川哪里有甚么娘亲,二年前陕西大旱,年成把乡人逼得各自逃难,这秦宓一日夜里饿的睡不着,只听得自己爹对娘说;“这狗崽子总归是捡的,不如杀的吃了罢!”这一句只吓得秦宓半夜便从家里跑出,听闻村里一个破落逃难的秀才道;“四川乃天府之土,当年刘玄德便是在此落户,定了三分天下的…..”秦宓也听不懂他说的甚么,便只是跟着人群来到四川,作了乞儿。

  少女听他言语,也不辨真假,道;“哦….原来你有父母么?”又欲再言,忽听的一个老人说道;“这么多年,你还是不忘了三弟罢?”

  众人听了齐回头向那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张梨木方凳上稳坐着一个老人,须发尽白,穿着一袭雪绸白衣,外罩着一个薄蝉偏衫,身旁桌上摆着一具古木瑶琴,身侧又立一个小女孩儿,穿着青衫,头上钗一根鎏金玉簪子,更衬的那女孩可爱怡人。

  众人此时只是惊得呆了,均想;“今日不是遇上鬼耶?如何一老一少也不曾听的,也不曾见得,倒像是鬼魅一般便出来了也!”各个羞得面红耳赤,只觉得山外青山楼外楼,自己赖活了几十年,便真如井底之蛙一般。

  那少女闻了老者言语,立时便止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掉落下来,打湿了衣衫,又一把抱住那乞儿道;“大哥!…….你再帮我这一回罢!”说罢又是一阵痛哭。那吴异也是一个翻身“啪”的一声从二楼跃下,道;“大哥,既是这般你再帮七妹这一次罢!”

  那老人正是画眉、吴异的大哥,姓白名誉笙,听了此言,冷笑一声道;“若是咱兄弟几人能活的过今天,我当大哥的便再帮你一次罢!”孙忠忙道;“白大侠这是甚么话?怎么便……”话未说完,吴异笑道;“且看看周围罢!”

  众人闻言,忙想四周看去,原来不知甚么时候,已有数十人将一众围了起来,其中有那先来的推车汉子,亦有那后来的江湖侠士,后来又稀稀落落来了些人,也都望着众人,却不说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