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诱惑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离开了京师后,一路向东南直入天津卫,接着折向南方,离开了顺天府步入河间府地界。一路借助卫河等水利运输辎重,甚是快捷,更也可以把富足的运力可以用来运输士兵,整营整营地日行上在北直隶内进行的这次武装大游行中,长青营作为先锋自然风头十足,在进入敌境之前,先锋是一件很惬意的工作,有船先乘,有路先行。二十一日,后续部队还在路上时,长青营已经先期乘船顺着卫河直达德州,做着向平原进发的准备。。...

虎狼小说-第29章 诱惑全文阅读

离开京师后,一路向东南直抵天津卫,然后折向南方,离开顺天府进入河间府地界。一路利用卫河等水利运输辎重,甚是快捷,更可以把富裕的运力用来运输士兵,整营整营地日行上百里。至七月十八日,新军已经连续跨过青县、沧州,经过了数百里的路途,直奔吴桥而去。他们的前方就是许平所熟知的德州。通过德州就是山东境界,新军会随即进行战略展开,按照预先制定的计划奔赴各自的目标。

在北直隶内进行的这次武装大游行中,长青营作为先锋自然风头十足,在进入敌境之前,先锋是一件很惬意的工作,有船先乘,有路先行。二十一日,后续部队还在路上时,长青营已经先期乘船顺着卫河直达德州,做着向平原进发的准备。

美中不足的是,许平发现沿途的县城统统四门紧闭,各地的县令虽然派人送酒送肉,还送些粮食犒劳官兵,县令本人一般也在侯恂路过时拜见督师大人,但是很明显,一个个县城都是如临大敌。许平曾经从青县的城墙下走过,只见门禁森严,城墙上还站满了持械的丁壮。

为此许平曾问过张承业。老将军告诉他,最近几年,每次朝廷大军出动时,都将地方骚扰得苦不堪言,因此各县就像防贼一样地防着过路官兵。如果城门打开,就算门卫再尽力阻止,也难免官兵一拥而入骚扰百姓。现在把城门紧闭起来,官兵自然不能去攻打城市。

许平听了,不禁心中有些疑惑,问道:“大人,正月里末将跟随大军出征时,似乎百姓并非如此啊。”

“上次只有我们新军参战,父老们自然是有所耳闻的。”张承业指指本部的身后:“这次可不同了,沿途不断有其他各军加入作战序列,这些友军的所作所为,父老们自然也是心明眼亮的。”

目前明廷仍然控制着东昌府北部,德州以南就是叛军的活动范围,此处基本是朝廷和山东叛军的控制区分界线。南面的季退思曾三次围攻曲阜不克,都被明军守住。半年前,季退思集中力量攻入北直隶,在南线的叛军采取保守姿态,现在大小汶河就是南方明军和叛军的军事分割线。

正月里新军击退山东叛军后,叛军对德州的围攻也就瓦解,势力撤退到数百里外。此次参谋部认为,叛军主要的抵抗将集中在济南府周围。如果明军收复济南府,那么叛军就不得不决定是向河南流窜,还是退向青州府。如果叛军选择前者的话,明军可以轻易地收复青州府和胶东地区;如果叛军退向青州府的话,明军收复济南府后,那么明军控制的南北直隶将连成一片。以后明军可以再以济南府为基地,向东压缩叛军的活动范围,最终目的是将叛军挤进胶东半岛,并将他们消灭在那里。

新军与叛军的德州之战才过去半年,德州城就重新恢复得一片繁荣。崇祯年以来,盗匪四起,朝廷越来越倚重军方,官兵自然也越来越无法无天。以往的县城不敢让官兵靠近,主要是因为县令官职卑下,万一被官兵骚扰了也是有苦无处说,统领大军的督师,绝不会为了一个县的遭遇和部下将领过不去。但德州有所不同,德州本来就是州城,现在也是济南府硕果仅存的大城。德州有知府坐镇,是朝廷关注的重点,就算胆大的官兵也不太敢在这里闹事。因此,明军驻扎在附近,德州虽然也是全城戒备,严禁中央部队的士兵进入城市,但并没有在大白天闭上四门。

二十一日,长青营在德州城外安营扎寨,等待后续部队到达。张承业到底年纪大了,另一个副官吴忠的性格比较随和,而许平则是精力旺盛,所以长青营中的日常事务都是由许平处理,大事上报张承业,小事自己就可以决断。布置好营地后,虽然是在内地,闲不住的许平还是部署好侦骑,一如在敌境般谨慎。

二十二日一早,随着号角声响,许平当即从床上一跃而起,兴冲冲地赶到大营处理公务,这是他第一次带兵出征,满心都是喜悦。中午时分,卫兵报告有三个德州市民求见,而且都自称是许平的故人。

“故人?”许平眉头一皱,就让卫兵把几个人带进来。进来的三个人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入帐后就是大礼拜倒。

“草民张杰夫,叩见大人。”

许平立刻认出来者,另外两个人自然是乐琳和姜烨,三人都是德州的地头蛇。许平客气地请他们起来就坐,还让卫兵送上茶水。他们开始喝茶时,许平对他们抱歉道:“军中没有什么良品,三位大侠将就些吧。”

张杰夫他们以前见识过新军,今天一路进来的时候,又仔细观察了长青营的军容。听了许平的话,他们也不客气,张杰夫当即放下茶碗,笑道:“这茶确实不能算是上品。”

许平见张杰夫身上的衣装十分讲究,人虽步入中年,但却完全没有富家人的福态,体型近似年轻人,手掌上筋肉突出,指间关章也粗大。另外两个人都是一脸横肉,虽然现在三人都是满脸堆笑,但许平忘不了他们手握钢刀时凶相毕露的样子。

三个人临来之前早已经商量好,一听张杰夫起头,乐琳马上就笑着问道:“不知道许将军要在这德州驻扎几日?”

许平含糊地报声:“三、四日吧。”

“这营中也无甚乐趣,”张杰夫一拍大腿,大声道:“许将军和手下的儿郎们,不妨去德州城内转转,如何?”

“知府大人不让我军官兵进城。”

听到许平这话后,三位大侠相视一笑,还是由张杰夫开口:“如此却是不妨,草民几个昨夜已经去拜会过知府大人,说起许将军保存地方的事迹。嗯,听知府大人的意思,如果不携带兵器,也是可以进城去转转。”

许平听了有些心动,他忙碌了这么些日子,确实想稍稍散一散心,许平自幼就没有离开过京师附近,上次到德州时也没机会看看风土人情。张承业命令长青营士兵这两日在营中放松休息,只是不许饮酒。如果禁止进城后饮酒,并严令士兵按时回营,许平觉得不会出什么纰漏,对树立许平的威信也有好处。大战在即,士兵们确实需要从紧张的状态中放松一下,张杰夫看出许平意动,就劝他道:“草民几个已经在城内摆下宴席,就等将军大驾光临了。”

“只是要问过张大人。”许平心里已经同意,就打算去请示张承业。

“正要许将军引见。”三人立刻起身,簇拥着许平去找上官。

张承业对此并不反对,他也不愿把官兵的弦绷得太紧。听过许平的介绍后,张承业就安抚这三个劳军的人一番。他们要拽张承业和吴忠一起去吃饭,张承业笑着婉言拒绝,让吴忠和许平尽管前去:“本将年事已高,喜静不喜动。”

私下里张承业嘱咐许平和吴忠:“让千总、把总带队,在城里转转,听听书、尝尝小菜都很好,但不许喝酒、不许赌博!”

“遵命,大人。”许平和吴忠都答应道。

召集下面的军官训话后,许平和吴忠就高高兴兴地和张杰夫他们走了。长青营的十个参谋军官因为没有带队的任务,也和许平、吴忠一同前去。营中只留下些卫兵。

果然,席上菜肴很是丰盛,请许平吴忠坐下后,张杰夫他们就开始在旁边一个劲地劝酒,吴忠和许平坚决地表示不喝。这座酒楼似乎被张杰夫一伙包下来了,除了他们更无别人。一顿饭也不知道吃了多久,张杰夫他们又叫来一个戏班子,就在楼上开始唱戏。许平是穷人家的孩子,能坐在桌一边吃饭一边听戏,对他来说真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的奢靡生活。吴忠实在抵抗不住姜烨的热情,饮了一小杯,随后冲许平无奈地苦笑一下。

看到部下们也都兴高采烈,尤其是周洞天那几个和许平一样出身贫寒的参谋,人人都是喜笑颜开。请客是自己的朋友,许平感到脸上多了些光彩,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感激。抽个空子,许平偷偷地问身旁的张杰夫:“张大侠,这可让你们破费了。”

张杰夫不以为然地哈哈大笑。自从上次协守德州,他被朝廷记了功,现在家大业大,徒子徒孙已经过百,生意都扩展到胶东地区去了。看起来,用不了几年,德州大侠就能成为响当当的山东大侠。坐在旁边的乐琳听到许平的话,他笑着对许平道:“现在德州的酒楼都是我师兄管着,哪里还用花钱?”

志得意满的张杰夫今天喝了不少,他重重一点头,豪气干云地对许平道:“以往我们兄弟俩和姜大侠有些不爽利,后来我们大家都想通了,一起生死过的弟兄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呐?所以我们已经划清买卖,约定从此以后酒楼都归我,赌场都归他,至于盐、茶等生意,自然是有财大家发。”

许平并不知道,这三人已经联手把其他的大侠都赶尽杀绝,现在垄断着附近的保护费生意。听张杰夫说得有趣,他就问乐琳道:“那乐大侠是什么买卖?”

乐琳暧昧地一笑,道:“许将军这便知道了。”他拍拍手,就有人应声下楼去。片刻工夫不到,领上来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乐大侠把手一挥,她们就纷纷跑到许平、吴忠以及其他长青营的参谋身边。乐琳还专门指着许平的位置对其中一人说道:“周姑娘这边坐。”

款款走到许平身边的这个女子,身穿薄薄的稠衣,体态修长轻盈,明亮的双眸犹如一潭湖水,眼神流转间好似还起伏着若有若无的一层纱。和这双明眸对视了只一瞬,许平就觉得喉头一紧,他连忙避开这双眸子,对乐琳叫道:“乐大侠,这可使不得。”

乐琳根本没理许平,只顾绷着脸吩咐那女子道:“小心伺候贵客,休要怠慢了。”

见许平要起身避让,张杰夫立刻伸手按住他,笑道:“许将军出征在即,也不必太苛求自己了嘛。”

就在许平与张杰夫争执时,身边的吴忠已经跳起身来,连连摆手表示无须陪酒。坐在吴忠边上的姜烨立刻对那个女子高声怒吼,把那个女孩子吓得面无人色,几乎软倒在地。乐琳也探着头,大声嚷嚷着:“把她带走关起来,三天不给饭吃。”

正在吴忠手忙脚乱地解释的时候,许平旁边的周姑娘已经动手给许平斟了一杯酒,双手捧着送过来。许平绷着面孔转向她,看出她尚且十分年轻。许平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到女子的脸上突然充满了恐惧不安,那双大眼睛正乞求般地望着自己。许平暗暗叹了口气,低下头接过酒杯,道声:“谢了。”

听到这句话后,那女子顿时松了一口气,现出宽慰之色。

“多么美的一双眼,就像宝石,嗯,完美无暇。”许平在心里连连赞叹,迅速避开那女子的注视,把酒杯放到唇边抿了一下。

“许将军可见过这么标致的姑娘?这可是德州的第一美女,因为这双眼睛,艺名就叫妖瞳。”旁边的乐琳得意洋洋地介绍,他猥琐的表情令许平感到胃里一阵阵恶心。乐琳用双手比划着,笑道:“周姑娘的奶子也很大,今晚就让周姑娘伺候许将军,如何?”

许平紧闭着嘴没有说话。旁边的周姑娘似乎完全不在意别人用谈论牲口一样的口气谈论她,随着一阵香风,传来她柔和的声音:“今日能伺候许将军,是小女子的福气。”

许平直视着前方,口气平和地对乐琳说道:“多谢乐大侠美意。只是今天我必须回营,上峰已经交代过了。”

“那也无妨,”乐琳立刻胸有成竹地说道:“那许将军把周姑娘一起带走便是。”

此时许平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流利地应对道:“多谢乐大侠美意,不过军中不许带女子入营。”

“这个自然,军中的规矩我们都是知道的。”乐琳似乎对这个说法毫不感到奇怪,他一边饮酒,一边拍着胸脯说:“让周姑娘换上男装便是,这个很容易安排。”

“多承乐兄、张兄美意。”许平向张杰夫和乐琳连连抱拳,道:“只是在下新任长青营指挥同知一职,实在不敢触犯军纪。”

张杰夫和乐琳都连忙扔下酒杯,回礼道:“许将军,这可不敢当。”

这时许平身旁的女子道:“许将军,那小女子就伺候您饮酒吧。”

她说着又把酒杯斟满送到许平身前,明亮的目光仿佛带着一股热量,直射入许平的眼睛。

“谢谢周姑娘。”许平把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暗暗对自己说再也不能喝了。然后就闷闷地夹了几下桌上的菜肴。吃了菜后,许平目不斜视地看着前面的人唱戏,虽然香风不时送来几句莺语,他再不理会身边女人的一举一动。

在这种暧昧的宴席上呆了不知多久,几次许平想起身告辞,但是又忍不下心从这令人迷醉的气氛中抽身而退。虽然心中明知不应该,但是今天做东的人是许平的旧相识,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结下的生死交情,这让他心里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戏班子换了一台又一台的章目,沉浸其中的许平突然感到有些不对,跳站起来走到窗前,发现天色已经将近黄昏。被临窗的微风一吹,许平的脑子恢复了清醒,冲到吴忠身边,冲他低声道:“城门要关了,我们得赶快走了。”

吴忠虽然又被姜烨和陪坐的女子灌了些酒,但是他一直还维持着基本的自制,始终没有放开肚皮畅饮。听到许平的话,吴忠的脑子也马上转过弯来。他向窗外一望,忙不迭地站起身,招呼其他军官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要赶紧走,不然就不能出城了。”

这时许平注意到,其他桌上的参谋们不少已经喝多了,其中有几个更是和身边的女子倚在一起,多有丑态,吴忠的声音甚至没能引起他们的注意。许平大吼一声:“众人,听令!”这才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一个个头昏脑胀地从座椅上跳起来。

张杰夫、乐琳见状连忙问道:“这许多位大人,今夜都要回营么?”

“正是!”许平一阵心烦气躁。自己带队出来以前,向张大人保证了不喝酒,现在闹成这个样子,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张大人交代。

随着乐琳一挥手,所有的女子纷纷跑下楼去。姜烨急忙安慰许平道:“许将军,军队里当然要有一些规定,不过只要没发生战事,上官也都是闭眼不见的,许将军不比太过忧虑。”

“我新军不同其他官军。”许平不想多做解释,喝令一个伙计去找个木盆装些水,给这些家伙洗洗脸,清醒清醒。

张杰夫见状,忽然心中想起一事,试探着问道:“许将军,那入城的众多的官兵,今夜也都要回营?”

“自是如此。”许平想也不想地答道。

张杰夫和另外两位大侠都对视一眼,还是由他开口说:“许将军,我等德州商民同感官兵辛苦,今日各店家都在犒劳将士。”

“犒劳?”

三位大侠告诉许平,他们已经安排一些店家供士兵吃喝,赌场要让士兵赢些钱,窑子也少收士兵的钱。他们早就算好了,新军不过三千士兵,这些花销分摊到各处,还在能承受的范围内。崇祯年以来,天下越来越不太平,盗匪遍地不说,官兵也常常打劫商旅。以往官军过境,各府城内有心勾结官府的地方恶霸也都是要巴结官兵的。这一次,张杰夫他们就把宝压在新军身上。许平名气响亮,自然是头等重要的人物。等到其他新军部队过境时,他们也打算去疏通一番。

许平不知道张杰夫他们心中的打算,更不知道各地的土豪一个个都抱着广撒网、钓大鱼的念头,指望结交一些将领。许平觉得对方是一片好意,他自然不能发火,见几个参谋军官还在东倒西歪,他急忙和吴忠跑下楼去召集官兵,好把人带出城。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