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离别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许平又一次极乐地见状把黄姑娘搂住,纸张飘飘扬扬了一地。许平只会觉得心脏跳动得都快蹦出胸膛,呼吸的节奏也低沉得也没间歇……“这可使不得!”黄姑娘猛地再发力房门他,人也跳离两步,带着“这可使不得!”黄姑娘猛然发力推开他,人也跳开两步,带着一种戒备的警惕之色盯着他。许平向前跨上一步,黄姑娘又跳开两步,大声重复道:“这可使不得!”。...

虎狼小说-第27章 离别全文阅读

许平又一次忘情地上前把黄姑娘抱住,纸张飘落了一地。许平只觉得心跳得快要蹦出胸膛,呼吸也急促得没有间歇……

“这可使不得!”黄姑娘猛然发力推开他,人也跳开两步,带着一种戒备的警惕之色盯着他。许平向前跨上一步,黄姑娘又跳开两步,大声重复道:“这可使不得!”

许平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弯腰抱歉道:“小姐恕罪。”

令人难堪的沉默持续了片刻,黄姑娘见许平脸色恢复了正常,垂首道:“若是许公子果然诚心……”

许平连忙叫道:“末将一片至诚。”

“那许公子就该想想如何拿出配得上我的聘礼,”黄姑娘说完后抬起头,冲着许平微笑道:“许公子,我的身价可是很贵的哦。”

许平眼睛看向地面,眨眨眼思考着这个难题。他伸手在自己怀里摸索着,掏出舅舅交给自己随身佩带的护身符,苦笑着对黄姑娘说道:“末将只有这个,肯定是不够,先给小姐过目一下,看看还差多少,末将再想办法去凑。”

黄姑娘接过那个玉佩,带着一种挖苦的表情,用夸张的动作把那块玉举起来对着日光看。但很快那种挖苦的表情就从黄姑娘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惊讶之色。她把玉佩双手捧着,低头细细地打量着,好半天才抬起头,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吃惊表情:“这块玉是许公子的?”

“是啊。”许平也有些吃惊,见到黄姑娘的这种表现后他心里隐隐又腾起希望。

“家严收集了一些玉石,因此我也略知一二。”黄姑娘再次低头去观察那块玉,手指在它上面轻轻摩挲:“家严收集的自然都不是俗品,但质地像许公子这块这么好的,我好像还没见过。式样也很古朴,似乎是件很珍贵的东西啊。”

“小姐的意思是,那差不多就够了?”许平满怀希望地试探着问道。

“当然不够,还差得远了!我是千金嫡女,娘亲也是堂堂大明郡主,难道许将军认为我只值一块玉?”黄姑娘抬头白了许平一眼。她单手把那块玉在手里抛接了两次,对许平道:“只是这块玉的来历我不知道,到底价值几何也说不清。许将军先把它放我这里吧,我拿回家去问问我爹,他肯定知道。”

“来历我倒是知道……”在黄姑娘把玉反复抛到空中的时候,许平的心也跟着一起悬上半空,不过幸好它被平安地接住了。许平把这块玉的来历说给黄姑娘听,他还是第一次把这个故事告诉别人。

黄姑娘聚精会神地听着,看向那块玉的眼神也变得崇敬和爱惜。

许平告诉黄姑娘:“……这块玉是先父给我娘的聘礼之一。先父事先就曾和我娘舅明言,若是他悔婚,这块玉自然归我娘所有,以示他的至诚;但是成亲之日,这块玉也要当作嫁妆再带回来……”

黄姑娘插嘴问道:“既然是聘礼,当然是舅家所有,怎么又好当作嫁妆带回去?”

“只有这块玉罢了,其他的自然归舅家所有,”许平见黄姑娘脸上似乎有些不满,连忙分辨道:“我家的聘礼自然十分丰厚,这玉只是表明我父亲的郑重之意。”

“就是说,如果许公子用这玉下聘,将来也还是要拿回去的喽?”

虽然听出黄姑娘语气中的不满,不过许平还是老实回答:“当然。”

黄姑娘虎着脸把玉塞回到许平手里,冷冷地说道:“原来许将军打的这样的如意算盘,领教了。”

许平虽然没有空手骗婚之意,但是自己的话听起来确实不太顺耳,像是不出聘礼还要白拿女方嫁妆的意思——无论如何女方肯定不会拿这块玉当嫁妆,侯府当然更不会。明朝人一向喜欢以送嫁队伍的长短来评价女家的体面,黄石的女儿出嫁时,估计当今天子都会提书赐匾,阁老尚书大概也都会随一份贺礼,达官显贵都会赴宴道喜。要是抬嫁妆的队伍不排出去几条街,以后黄石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从另一方面来说,以明朝人的观念看,聘礼意味着男方的诚意,当然也显示着男方对女方的重视程度,聘金越多女方自然越有面子。

“小姐误会了。”许平满腹的委屈,但却说不出任何的话。

面前黄姑娘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似乎还在等着许平的下文,但是许平心中却空荡荡的。父亲战死在边疆,舅家也已经败落,现在除了一个小屋和一个早点铺子更无别物。无论许平心里如何壮志凌云,无论他如何积极努力,甚至无论张承业将军是不是会去替他美言,许平此刻都不能不正视自己的现实——侯府千金之女的聘金他是无论如何也凑不出来的。不要说一年、两年,就是五年、十年也不行。许平把玉轻轻放回自己怀中,长叹道:“小姐,末将知错了。”

“许公子,此话怎讲?”

“小姐向末将表露身份以后,末将本该知难而退,可是却放不下这份非份之想,怎么也放不下啊。”许平突然感到胸中满满的全是那种无能为力之感。在此之前,他虽然也想过两人之间的身份差异,但是却尽力对它视而不见。今天许平离他梦寐以求的目标就差最后的一步,这就逼着他不得不正视横在自己和侯府之女间的障碍。他不需要多想就可以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越过去的。

“末将一无所有。”许平苦笑一声,又道:“末将除了军营,连屋子都没有一间。”

等到许平得到世职后,朝廷倒是会有所安排,不过那肯定也配不上黄姑娘的身份。再说,朝廷安排的房屋也不好变卖。

黄姑娘平静地问道:“那许公子现在是打算知难而退了吗?”

虽然心里已经给了肯定的答复,但是许平实在无法把它轻松说出口,当他再次扬起头,迎上黄姑娘的注视后,许平说的竟然是:“没有。”

黄姑娘低低应了一声,把头低下沉思片刻,对许平道:“许公子,我把这块玉还给你。无论是这玉,还是许公子其它的什么聘礼,它们都应该由公子交到我爹的手里,不是吗?”

许平喃喃地答道:“是。”

“我该回去了。”黄姑娘看着许平的眼睛里,似乎带上一丝怜惜:“有志者事竟成,许公子,我说过我会拭目以待的。”

黄姑娘和秋月离去后,许平失魂落魄地在原地站立良久。秋风吹来,扬起地上的树叶和纸张。许平俯下身把方才散落的纸一一捡起。抄着《征战之源》的纸上仿佛还带着些胭脂香气。许平把它们整理好,但却没有心情看上一眼,只是默默地收到怀里。

……

朝廷已经下达对山东叛乱的讨伐命令,这个命令写在朝廷的邸报上散发天下,连誓师出兵的日子也昭然公布,确定在七月一日。根据许平的感觉,似乎没有必要把出兵搞得这般张扬,动静越大自然山东叛军也越会小心提防。不过这并不是许平的好恶所能决定的。朝廷起用黄石,只是给他一个练兵总理的职务,并不掌握兵权。这次出兵仍是按照朝廷的惯例,派文官做督师来统领全军。

“这次督师的是侯大人,除了新军的十个营和直卫外,沿途还会有六总兵八万友军加入。”张承业向许平等长青营军官介绍情况。侯恂是朝廷重臣,更是久经考验的资深东林党成员,早在天启年间在朝中就素有威望。魏忠贤主政时期,侯恂与其进行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不幸被魏忠贤罢免。崇祯朝东林党复起后,侯恂也因为这些经历而受到东林党人的一致敬仰。资格老、政治过硬,这次统兵的重任就落在侯老大人的肩头。朝野东林君子无不交口赞誉,纷纷预祝侯老马到成功。

“侯爷已经和督师大人探讨过军事部署,因此侯大人已经同意我们的大致计划。等到达山东后,督师大人会再重申一遍这些命令的大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自行发挥了。”张承业笑得很是欢畅。黄石虽然没有兵权,但仍尽力施加影响,让新军可以按照预案行动,这让张承业非常满意。

进入七月(农历),天气逐渐转凉,便于大规模的军事行动。避开炎热的夏季,士兵不容易感染热病,医药运输的压力自然也大大减小。而且七月也是秋收的季章,农民收割过后,会集中大批的秸杆堆放在田边,这对军队来说收集马粮会容易许多。至于军粮更不用说,就地征集的难度大大减少。山东缙绅和地主的粮仓正处于饱满状态,只要付给地方上一些钱就可以免去长途运输的麻烦。

“从今天开始放假两天,七月一日上午,督师大人检阅大军,然后向山东进发。”明朝的誓师大会总是一成不变:督师训话,向京师方向遥拜天子,三军齐喊万岁;然后找几个神汉向全军宣布今天大吉大利,必能旗开得胜,三军再次齐喊万岁,最后杀牛祭旗,三军第三次齐喊万岁,然后出兵。除了从京师出发的三万余新军官兵和已经等候在沿途的数万友军外,侯恂自己也配有一个督师标营,这个营大约有五千兵马,由禁军和京营组成。这个督师标营属于侯督师直辖,他们基本不是为了作战而建立的,而是为了帮助督师控制其他的将领,监视其他各军,以保证兵将们能认真作战。

“为圣天子开太平,报国安民,封妻萌子,诸君努力!”

“遵命,大人!”

众人轰然应诺后,张承业留下吴忠和许平,对他们压低声音道:“七月一日清晨,侯爷会先去一趟校场,检阅新军十营和直卫的指挥官。”

十个营的指挥官就指各营的指挥使和同知、佥事。许平听到直卫的名字后,心中暗道,金神通肯定会到场,就是不知道杨致远的儿子会不会去。现在金神通在直卫中权威更盛,大小诸事一手包办,杨家的孩子几乎插不上手。德州之战就是金神通带领直卫出战,听说这次也是一样。

“侯爷不想惹来物议,所以会早去早回。辰时我们一起去见过侯爷吧。”张承业话说得不是很明白,但是吴忠和许平都是心领神会。大都督府先开而后闭,足以说明朝廷对黄石颇有戒心。自从天下烽烟四起,朝廷虽然再次让黄石出山,但也只是任命他当一个练兵总理,而没有带兵出征的兵权,其中隐隐的戒备之心一目了然。

“你们二人不用在营里等我,更不必结伴前行。早上尽管分头去校场,然后在那里会合好了。”张承业又嘱咐一句。数万新军皆是黄石一手带出来的,新军中的将领也尽数是他提拔起来的,出征在即,黄石见见他们也是应有之义。黄石本人不出席誓师大会,只是在出征前看看新军的几十名将领,自然说明他也想低调做人。上次季寇北犯时,朝廷上下一片混乱,仓皇之中勉强同意了让贺宝刀领军。但是时过境迁,大臣们的想法与当时自然大为不同。这次黄石手下的几员大将没有人随队出发,督师大人直接指挥新军各营的营官。许平和吴忠一齐点头,表示他们不会把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免得新军官兵纷纷涌去见黄石,抢了侯督师的风头不说,还会让朝廷心下不快。

“莫要忘记了。”吴忠和许平离开时,张承业不放心地又吩咐一声。

离开军营后,许平去见过舅舅,老人家自然是一百个不放心。虽然吃饭的时候舅舅强颜欢笑,但是半夜里,许平听见舅舅在隔壁低声叹息,还轻手轻脚地地摸到厅中,好像又去给自己的父母上了柱香。许平想着心事,也没有睡好。

第二天天不曾亮,许平就换上粗布衣服,打算帮舅舅去打点铺子。不想舅舅已经早早出去,在铺子门口挂上了歇业一天的招牌。舅舅拄着拐杖,提着个袋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要带许平出去,买些平日舍不得吃的好东西。许平坚决拒绝,不肯让舅舅如此浪费积蓄。舅舅虽然拗不过他,但也不让许平把拿来的的军饷留在家中。舅舅说:“穷家富路,你出去打仗,谁知道什么时候要用到钱啊。”

舅舅不由分说,把那个装着家里积蓄的袋子塞在许平手里,一定要他带上。舅舅还说,若是用不到,尽管回来以后还他便是。

虽然舅舅希望许平在家多留一夜,但是明天辰时以前要赶到校场,而那个时候可能城门还没有开,许平不得不在今天返回城外的军营。临行,舅舅又是千叮咛万嘱咐,要许平注意仪表,面见黄石的时候要谈吐得体。不用舅舅说,许平也一心要给黄石留下个好印象,自然尽数答应下来。他离家之前偷偷溜进舅舅的房间,把钱袋子又塞回舅舅的箱子里。

回到军营后,许平远远就听到一片喝酒划拳之声。大军出征在即,新军已经下令放开酒禁。不用进门,许平隔着好远就听到曹云的大嗓门,显然正在里面闹腾得欢。许平知道此时进去必然被灌酒,而明天还要早起,他今晚自然要早些休息。

悄悄走到自己的军帐,路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有家室在京师的多半都离营回家了,没有家室的单身官兵也都跑去聚会嬉闹。许平屋内早已收拾整齐,重要的东西都装进箱子和袋子,以便随军带走。他把毯子铺在桌面上。心知曹云一伙儿今夜必定闹到凌晨,他打算在这里早早睡下,明日也好不误出发。

天黑前,许平用心地擦拭自己的盔甲、武器,一件一件都擦得闪闪发亮。夜幕刚刚降临,他就洗漱完毕,回到自己的帐房。他没有点蜡烛,打算稍等一会儿就去安眠。既然一时还睡不着,那不妨先站在帐门外看看星空。许平仰望着漫天星斗,偶尔还能看见流星从天际划过,张承业的话放佛还响在他的耳边——为圣天子开太平,报国安民……

“七月流火,许公子可是在许愿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多出个人,许平轻声念道:“小姐。”然后转过身来。

黄姑娘向前走了几步,许平借着月色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她身上的衣甲似乎有些偏大,远不如以前的那般合身。黄姑娘穿上军装的身姿,许平就是闭上眼也能记起每个细章,所以他意识到这是一套新的衣甲。

“从金家哥哥那里抢来的,”黄姑娘掀起面具,笑盈盈地看着许平,道:“今天下午才拿到手的,大了点,将就着穿吧。”

自打少保楼那件事发生后,许平心中对金神通就有了块疙瘩。和吴忠去黄府之前,两人又见过一面,说过几句话。从那以后,许平再也没有见过金神通,对方也没有再来找过他。许平并不是没有机会、没有时间去一趟直卫大营,但是许平却总因为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而让自己相信确实没有时间去,因此一直拖到现在。今天下午,许平还想过,明天碰见金神通该说些什么。他担心那会是场令人尴尬的会面,两个人可能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敞开心扉、开怀大笑了,起码许平觉得自己已经很难做到。

黄姑娘不知道许平在想什么,她收敛笑容对许平道:“许公子,祝你平安。”

“小姐来这里,就是要和末将说这句话么?”

“是啊。”黄姑娘俏皮地吐一下舌头,道:“我马上就要回去了,不然又该被我娘发现了。”

“其实末将确实是许了一个愿的。”许平探手入怀,把玉佩取出,又一次交到黄姑娘手上。

“哦?”黄姑娘茫然不解地捧着它。

“末将许的愿是,”许平深吸口气,一字一顿地道:“希望有朝一日,小姐能亲手把它交到许平的儿子手上。”

黄姑娘脸孔一板,嗔道:“许将军真是胡言乱语,我要走了。”

“请小姐把这块玉带走吧。”许平把双手背着,没有去接黄姑娘递回来的玉佩。

“别闹了。”黄姑娘有点着急,把玉一直送到许平的鼻子底下:“不是说过,这些该交给我的父亲吗?”

许平还是没有伸手去接,淡淡地说道:“小姐,末将想过了,这块玉末将是不会交给侯爷的。那些聘礼末将会竭尽全力地去想办法,但是这块玉就是给小姐的。”

黄姑娘收回手臂,怔怔地看着许平。他一脸平静地说道:“先父将这块玉交给先母时,也并不该算做是聘礼,而是先父用来表达他的诚意。今天末将敢请小姐收下它,也是希望小姐能收下许平的这份诚意,许平对小姐的一片赤诚,万世不易。”

黄姑娘低下头慢慢抚摸那块玉,嘴里轻轻“嗯”了一声。

“小姐请回吧,”许平淡淡地说道:“请小姐静候佳音。”

“我不要这块玉,”黄姑娘突然又抬起头来,注视着许平的眼睛大声道:“这玉是许公子的太高祖父赢得的,不是许公子自己赢得的,不能代表公子的诚心。”

许平楞了一愣,听见黄姑娘又道:“我知道公子身上,有一块公子靠自身本事赢来的宝物。”

“宝物?”许平不禁伸手摸摸自己的胸前,卓越勋章触手一片冰凉,他摇摇头,道:“这铜牌恐怕比不上那块玉。”

“可是这是公子自己赢来的。家严只发出过三块卓越勋章,许公子冒着生命危险才赢得的,怎么能说它只是一块铜牌呢?”黄姑娘看着许平,轻轻说道:“如果公子真有诚意,把它交给我带走吧,这块玉还请公子收回去。”

许平拿回玉佩,又缓缓把勋章从脖子上取下。将铜牌紧握在手中,对黄姑娘说出自己心中的誓言:“这勋章是许平在新军中赢得的第一次荣誉,本来也是要做为传家之物留给后代子孙的。我知道这是侯爷为了奖励贺定远大人的武勋而发给他的,又被贺定远大人亲手挂在许平的胸前。今天许平把它交给小姐,希望小姐能把它交给许平的子孙。不管要砍下多少敌人的首级,不管要踏遍几万里的征途,许平一定要娶小姐为妻。此言字字至诚,此念永志不变。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黄姑娘从许平手里接过被他握得有些发烫的勋章。沉默片刻,突然又叫道:“这个誓不算!”

许平不解地问道:“为何?”

一个身影扑上来抱住许平,许平下意识地伸出手,拢住这个身体,耳边传来呼吸的热气,还有黄姑娘的低语声:“因为我不叫‘小姐’,许郎,我的名字叫子君。”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