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将门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即将正式的命令里除了三套方案,但是大致完全相同但仍有些微小差异,长青营还得对这些方案通过推演,便于预先体会到战场形势,并预先去思考面对自己各种突发问题时的对策。这样等真到了战场发下来的东西很多,张承业不断撕开各个公函袋,看一眼里面的工作内容,然后把它交给合适的人去负责。这个过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公文被分派到不同的人的手中。现在,张承业又熟练地扫视着手里的东西,同时口中喊出苻天俊的名字。他在伸出右臂把它递给走上前来的苻天俊的同时,抬起头向全屋的军官做了一个关于它的简报。张承业的左手随即按在了下一份公函袋上面。。...

虎狼小说-第26章 将门全文阅读

正式的命令里还有三套方案,虽然大体相同但仍有些细微差异,长青营还要对这些方案进行推演,以便预先体会战场形势,并事先思考面对各种突发问题时的对策。这样等真到了战场上,这些突发问题万一真的发生的话,也就不再是突发问题,各级指挥官可以从容地拿出事先推演好的最佳应对来予以化解。

发下来的东西很多,张承业不断撕开各个公函袋,看一眼里面的工作内容,然后把它交给合适的人去负责。这个过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公文被分派到不同的人的手中。现在,张承业又熟练地扫视着手里的东西,同时口中喊出苻天俊的名字。他在伸出右臂把它递给走上前来的苻天俊的同时,抬起头向全屋的军官做了一个关于它的简报。张承业的左手随即按在了下一份公函袋上面。

张承业抬起左手把又一封公函举到眼前,右手自然而然地去撕袋口。但这个动作突然一滞。张承业皱皱眉,把袋子举高些,从头又读了一遍袋上写的字,然后面带疑惑地抬眼看着许平:“这个命令指明是给许平的,要由许平来打开。”

许平闻言也是愕然,他莫名其妙地从张承业手中接过公函袋,扫了一眼封口上的命令,立刻把它打开。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没有地图或是兵力、配属等资料。许平抽出纸才看了一眼,脸就腾地红起来。

这时身边的吴忠不经意地随口问道:“是关于这次出兵的命令吗?”

“啊,是的。”许平来不及多想,随口答应着,就要把那张纸揣到自己怀里,却看见吴忠正直直地盯着自己。

吴忠脸上有些诧异,指着许平手里的纸,问道:“克勤不做一个简报吗?”

“没什么重要的事,”许平挥挥手里那张纸,故作轻松地答道:“不起眼的小事。”

“既是这次出兵的命令,”吴忠不解地看着许平,又低头盯着那张纸,道:“那再小的事也得做个简报啊。”

许平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余光里发现屋内的参谋军官们都已经开始注意到两个人的谈话,纷纷向自己望过来。许平再一转头,看见张承业也停止了手里的工作,正威风凛凛地看着自己。

一瞬间许平已经是汗流浃背,而且不仅仅是后脊梁骨发凉,额头上的汗珠也从皮肤下渗出来。他清清嗓子正试图开口说话,张承业已经问道:“是侯爷给你的机密命令么?”

许平很想说一声“是”,但是在张承业威严的注视下,没能把这个词脱口而出。此时旁边的吴忠更加奇怪,问道:“是不是命令里说,这个命令——这个有关出兵的命令,不能给营里其他的人看?”

那个“是”字在许平的喉咙里滚动着,但是无疑他已经错过表示肯定的最佳时机,因为张承业此时已经伸出手向着许平:“既然不是,那就把它给我。”

许平虽然心里试图抗拒,但是军队里长时间的训练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他的身体也本能地对上官的命令作出反应。眼睛看着张承业把纸从自己手上拿过去时,许平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大脑里也是一片混乱,但是身体仍保持站得笔直,以一个军官的标准姿态挺立。

张承业飞快地扫视过那张薄薄的纸,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确实是小事,不过侯爷真的是很看重你啊。”

说完张承业就把那张纸折叠起来,顺手塞到他桌子上的其他一堆公文最下面,然后继续刚才的工作,这件小插曲仿佛就和没有发生一样。其他人闻言,纷纷向许平投来羡慕的一瞥。张承业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在心里暗自揣测,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战前得到镇东侯的亲笔勉励啊。

所有的工作都布置完毕,参谋军官们立刻告退,去计算行军、道路、消耗和运输等具体事宜。许平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等军官们都离开中军帐后,他又回到营帐里来,小心翼翼地走到张承业的桌前,一声不吭地站着。

张承业靠在椅子背上,六十多的老将军显出一丝疲乏之态。他静静地揉了一会儿眼睛,又喝了口水,然后正襟端坐,抽出那张纸。但是他并没有立刻交给许平,而是拿在自己手中又看了一遍。

张承业的声音一如往日的威严,不过许平注意到他叫的是自己的号,而不是官职:“克勤,使用新军通讯系统传输私信是违反军规的。”

许平垂头丧气地答道:“末将知道。”

“我知道你很清楚,不过,并不是你在违反条例。至于写这封信的人,”张承业不由得苦笑起来,把手里的纸塞进原来的袋子里,收到自己的箱子里:“她不属于新军,我想条例也是没法管到她的,真要追究责任恐怕要算到侯爷那里去。”

许平只有继续一声不吭。

“你没有刻意隐瞒,而是按照军规把这封违纪的信件上报给上官——也就是我,你做得很对。”张承业说出他的最终决定:“本将认为这件违纪的事并非十分急迫,也不算很严重,因此不会报告给军法官,本将会把这封信和相关情况直接报告给侯爷。”

许平把头垂得更低。虽然张承业的决定已经是对他最有利的,但是他仍然感到无地自容。张承业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许平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不过也不是现在,而是等我们这次出兵回来,那个时候我再去向侯爷报告这件事。”

许平感动地抬起头,发自肺腑地感谢道:“谢大人。”

张承业抚摸着自己花白的头发,对许平说道:“你知道,我从三十五岁就追随侯爷,到现在已经快三十年了,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

说到这里时,张承业看了一眼许平胸前的卓越勋章,似乎回忆起什么往事,不过也就是一瞬间。张承业继续把话说下去:“根据新军条例,过了六十五我就该致仕了。”

张承业很清楚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领兵。等回师以后,大概会安排一个宴会,规模不大,但都是多年的老兄弟。在宴会上,几乎从来不喝酒的黄石会敬张承业一杯酒,感谢他多年来的患难与共。类似的宴会张承业已经参加过好几次,现在终于要轮到他本人了。

“我效力这么多年总是有些苦劳的,”张承业拍了拍许平的肩膀,这拍打沉重的就像军营里的大炮那样有分量:“好好干,后生,有些话本将会替你去说的。”

“遵命。”许平重重地应了一声,他的感激之情比所有的大炮加起来还要重,“末将告退。”

张承业问道:“你去哪里?”

许平大声答道:“去和同僚们一起推演战局。”

“本将没有交代给你任务。”刚才张承业没有分配给许平任何工作,这让许平心里很是不安。张承业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笑道:“快去吧,保护好侯爷的家人。”

……

又一次见到黄姑娘的笑容时,许平心中所有的不安消失得无影无踪。以前,黄姑娘在家里闷得坐不住,隔些天便上街散散心。这些日子,天天到了时候就溜出去,终于引起了黄夫人注意,便禁止女儿跨出家门。

听明白原委后许平连连抱歉,又问道:“今天怎么能出来?”

黄姑娘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答道:“我爹从山东回来了。”

“小姐怎么想起发公函给我?”

“我娘把我的盔甲收去了,没法混进军营了。”黄姑娘答道:“昨天我爹的公事多,一整天都在写公文。我帮着他整理了一天,顺便就写了一封信给你。”

“还盖上了练兵总理的大印?”

“是的。”黄姑娘面无愧色地答道。昨天黄石忙得不可开交,难得女儿特别热心地在书房里整整帮忙一天,公函袋大多是黄姑娘帮着封口的。黄石为此还大大夸奖她懂得帮父母做事。

“然后夹在发给长青营的命令中一起发来?”

“是啊。”黄姑娘被许平看得有些不自在,声音也低沉下去:“正好我爹有一批公文发去你们营,我就顺便把我的信夹在里面了。”

黄姑娘想见许平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打算送他一份礼物,另外则是计划偷偷给他报喜。昨天黄石才一回来,杨致远就到侯府报告新军操练情况,而金求德则跑来告状——告许平的状:许平擅自修改推演规则一事,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对金求德来说这根本不是秘密,他称黄石对许平的敲打根本不够,许平一点也没有接受教训。

当时黄姑娘躲在书房门外偷听,听见父亲对金求德的意见不置可否。而等金求德走后,黄石就和杨致远讨论起许平来:“你怎么看许平这个人?”

杨致远立刻答道:“很不错的年轻人,在教导队各项考核都是第一,这只能说有天份,但到小木营任职后,雷厉风行,这次演练小木营表现突出,属下认为战斗力已经超过水营、木营。这当然主要是张承业的功劳,但末将仔细问过了,许平也起了很大作用,他帮着张承业对条例中的缺漏不足加以修改,更迅速整理上报,最难得的是,许平参与各种修改时都经过深思熟虑,并全认真实检验过。不过新军里很多人看许平不顺眼,顺带连张承业也遭了殃,小木营辛苦整理出来的东西,除了小土营(山岚营)外其他各营根本不愿意推广,都说许平狂妄自大,毛还没褪干净就敢改大人您的条例,真不是东西。”

“比如什么?”

“比如张承业在小木营改进了队列轮替训练的条例,这个是许平协助完成的,演戏效果不错,属下就让小木营派出军官去其他营演示,结果遭到别的营的冷嘲热讽,尤其是那个余深河千总,因为和许平关系近,同样不是将门子弟,更是被讥笑为马屁精。”

“以杨兄弟的好人缘,这事也解决不了吗?”

“如果只是个别人,好办。但几乎所有的营官都在阳奉阴违,这就很难了,不少人对许平都忌恨得很,对张承业挑这个孩子当副官而不挑他们的儿子很不满,就是贺兄弟,这些日子来言语里也曾为子弟们鸣不平,属下下令推广小木营的训练条例后,有七个营官结伙去贺兄弟那里诉苦,结果贺兄弟专门跑来跟属下说,取消了这个推广命令。许平性子孤傲得很,对此有所察觉但不肯去逢迎,也不喜欢拉帮结派。总之,就是没受过挫折没吃过苦,还不懂得如何与人共事。”

黄姑娘看不见父亲的表情,不过黄石的声音听起来显然很是感慨:“新军之中,确实是弊病丛生,我们的条例适用于长生未必适用于福宁、适用于福宁未必适用于新军。不说条例,就说这个子弟为官吧,我若是不答应你们,底下的人势必说我刻薄寡恩,一点不念旧情,可是这么多子弟里,真有出息的却没有几个。”

接着是杨致远带着些歉意的声音:“大人,属下惭愧。”

“我说过不会负你的,再说你的老大也算是有出息里的一个。”黄石的声音里带上了更多的烦躁之意:“还有,金求德的那个小子明明挺适合带领直卫,可是我每次一说要把直卫指挥使给他,他们父子二人就一起拼死推辞,唉,真是麻烦……话说回来,为何这几个营会练得如此糟糕?”

“原因是一样的,教导队把兵练得很好,问题出在那些千总、把总身上,各营重用的都是熟人的子弟而不是教导队成绩优异的学员,一些人不肯踏踏实实做事,有父兄的人情面子在,上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就把风气带坏了。比如小金营,属下觉得贺兄弟的老二根本就不称职,和他哥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信用的一群全是养尊处优的家伙,吃不得苦,晚上不肯在军营与士兵们同住,总是抢在城门关闭前回京师的家,三天两头请假,小贺对此不闻不问,自己也是四、五天就回家一次,这岂能把营务整顿好?可就是属下都不敢对大人以外的人说这话,演练结束还有一批人跑去恭维贺兄弟将门虎子的,属下当时也违心的说了几句。不过……不过大人放心,属下想,对付季退思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我们的军官对大人忠心耿耿,本领再不济也比季退思的手下要强,我们有很好的士兵,装备更是季退思远远不能比的。”

“小木营呢?”

“张承业挑的是吴忠啊,大人您知道吴忠不是很聪明,父亲也不在了,很多人不愿意要他。但吴忠勤奋忠诚,任职以来两次回家看妻儿都是假期,其他日子就算回城也是当天就走,有吴忠以身作则,小木营的子弟们当然不敢放肆。”

杨致远说完后黄石沉默了很久,再次开口时他又说起许平:“许平的话也就是能哄哄贺宝刀,如果他只是话说得好听,我绝不会不追究他冒称官长一事。”

杨致远表示赞同:“大人您曾经说过,指挥官第一要正确理解上峰命令,许平在德州做得很好,死死地拖住了叛贼,没有躲到德州城里去;第二就是坚定不移,这点许平表现得非常出众。不会打仗可以学,但没有决心和意志,那学得再多也没用。”

“是啊,杨兄弟你看得比贺兄弟透彻得多。”黄石一声长叹:“许平让我想起了贺兄弟年轻的时候,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把条例定得面面俱到,当年若不是贺兄弟以顶撞我为乐事,又怎么能将练兵条例予以完善?”

杨致远问道:“大人把许平派给张承业做副官,也有这个意思在里面吧?”

“是的,”黄石立刻承认:“张承业心胸开阔,新军里恐怕只有他能容得下许平,不过我没有预料到情况会这样糟。”

“就是可惜岁数大了。”杨致远说道:“此战回来,估计张承业就该致仕了,到时候大人又做何打算,给许平一个营么?”

“杨兄弟你在开玩笑吗?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打算?”

屋内同时传出黄石和杨致远的笑声,笑声结束后,又听黄石说道:“对我唯命是从的人够多了,不缺许平一个,而反对我的人太少了,即使是杨兄弟你,发现问题时也总想给我留面子,更不必说王启年他们,根本不会动一动我是否错了这样的念头。许平,还有其他类似许平这样的年轻人,我当然会想尽办法培养的,现在张承业还在营官的位置,我就让他出去历练一番,等张承业退下来后,我不会让他再留在军中。”

此时在门外偷听的黄姑娘心怦怦直跳,却听见杨致远又笑起来:“大人又打算开新的培训队了吗,为这些年轻人?”

“每次都被你猜到,真没意思啊。”黄石轻笑一声:“该是重用年轻人的时候了,若是许平表现良好,我就让他第一个加入这个队,这个队我不想要很多人,能有十个不错的后生就很好,五、六个也不错,宁缺勿滥。到时候和我一起给他们讲课吧,等到将来你或者贺兄弟出外领军,我就把他们派给你们做副官,跟着你们学几年,差不多就能当营官了。”

杨致远听起来有些犹豫:“大人,属下想这个队不如由您自己来带,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而这些人会和许平一样遭到大人旧部们的排斥,我想大人不妨收这些年轻人为弟子,至少给他们一个入室弟子的名分,这样他们看在大人的面子上,就不会……”

不等杨致远说完,黄石就断然拒绝道:“我不打算这么干,我不会收任何人为我的私人弟子。”

杨致远仍不放弃努力:“属下知道这违背了大人的心意,不过这也是为了新军好啊。”

“如果只有我把这些年轻人收为徒弟,老弟兄和他们的子弟才不会排斥他们的话,我觉得新军是好不了的。”黄石冷冷地说道:“我绝不会这么做。”

“那大人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说实话,我还没有想出好办法,现在不是长生岛那时了,他们有家业,有功劳,有交情,有姻亲……”

屋内又沉默片刻后,再次响起了杨致远的声音:“大人放心,属下会用心物色可以加入这个队的年轻人的。”

“不可外泄,这个打算我还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你一个,万一走漏了风声,肯定又是一大群人来找我,要把他们的孩子塞进来。我拒绝也不是,答应也不是,让他们先去怀疑我会让许平接张承业的位置吧。放一个许平敲打他们,免得他们固步自封,现在眼看要给一个年轻后生超过去了,出兵时自然加倍努力。”

屋内黄石和杨致远还在继续,不过没有了黄姑娘关心的内容。

黄姑娘打算和许平复述这段对话时,却听到许平若有所思地说道:“快到七夕了,没有几天了。”

黄姑娘没想到等来许平这么一句话,她垂首不语去捻衣边。

许平突然抢上一步,双臂一环就把黄姑娘紧紧拥进怀里。黄姑娘“哎呦”一声惊叫,就开始挣扎。但是她双臂垂着使不上力气,而且许平的手臂紧得像铁箍一样,怎么也挣不开。黄姑娘不再扭动,双手也弯曲上来扶住许平的后背。两人又僵持片刻,黄姑娘轻拍着许平,小声道:“许公子,放开我好吗?”

许平始终没有说话,他闻言后微微后仰看着怀里的人,然后就一言不发地向黄姑娘脸上吻去。黄姑娘把头一偏,被许平吻到了嘴角。她急叫着“许公子”,加倍用力地开始挣扎。不过许平坚定不移,触上了黄姑娘柔软的唇,并再一次让怀中人平静下来。

“唉。”黄姑娘把头贴在许平的胸口上,细声细语地抱怨着:“以往,只要别人知道我是谁,都对我毕恭毕敬的,就是那些贵公子也不敢放肆,可许公子却总是这么唐突。”

许平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亲着黄姑娘的秀发,然后又低头去吻那只鲜嫩的耳朵。黄姑娘大声抗议着:“许公子你太失礼了,应该反省自身。”

许平轻声说道:“那群环绕着小姐的子弟们从来都彬彬有礼,我一个平民百姓却能杀入重围,一亲小姐芳泽。该反省的是他们,不是我。”

这对年轻情侣相拥良久,黄姑娘又道:“许公子,我有件东西要给你,先放开我好吗。”

见许平还是一动不动,黄姑娘再一次轻拍着他的后背,用对一个孩童说话似的口气安抚道:“先把我放开。”

许平松开手臂,黄姑娘缓缓退开一步,低头整理好自己衣裙上的皱褶,然后蹲在树边,从放在地上的口袋里取出一沓纸,把它们郑重其事地交给许平。

许平接过那些纸,只见第一页上就写着四个大字《征战之源》,他心里一惊,看向黄姑娘。她道:“这几天我娘不让我出门,我就去给你抄这个,我整整抄了五天啊。”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