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条例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推衍从下午就就,一直到太阳上山仍在再次,一屋子的军官连午饭时间都是在推衍桌旁渡过的。天色暗下去,一个参谋军官默默的地直接点燃蜡烛,火光照映出一张张严肃认真而关注更多的面容。屋“叛军开始攻击……”一个参谋军官拿起骰子扔出去:“六!”。...

虎狼小说-第24章 条例全文阅读

推演从上午就开始,直到太阳下山仍在继续,一屋子的军官连午饭时间都是在推演桌旁度过的。天色暗下来,一个参谋军官默默地点燃蜡烛,火光映照出一张张严肃而关注的面容。屋里的每个人都很清楚推演的重要意义,它能帮助将官做出战场预判,从而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叛军开始攻击……”一个参谋军官拿起骰子扔出去:“六!”

对照着规则表,那个参谋军官读出结果:“叛军连续发动三次夜袭……”他抬起头对苻天俊说道:“符千总请扔骰子。”

等苻天俊掷骰完毕后,其他的参谋根据规则表报出最终战果:“丁队被重创,退却,叛军攻击辎重,两个队被消灭,三个队退却。叛军天明继续进攻,符千总请投骰子。”

又一次读出结果,虽然屋里没有人说话,但是周洞天已经是满脸沮丧。叛军不但重创了他后方的部队,切断了长青营的补给线,更拦住明军的退路,将长青营整个包围起来。这肯定会严重影响到进一步的行动。无论下一步如何演变,恐怕都是明军不能接受的结果。看起来,今天的推演结果否决了原计划中长青营的快速推进。

周洞天考虑良久,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而是直起身体,似乎准备放弃。围观的军官们虽然没说话,但是从大家的表情上看也接受了这个结果。演变到这一步,足以说明原计划里长青营长驱直入的预案过于草率。

苻天俊的表情一下子显得轻松起来,虽然他不知道军方的预案,不过他能大致猜到明军的计划。苻天俊扮演的叛军一直谨慎地稳步后退,直到明军补给线拉到极限后,他才用埋伏着的大批游骑小队围攻后方的明军,担任后方掩护的明军兵力有限,终于被他抓到空子予以重创。战斗结束的喜悦,一下子冲散了压在大家心头的紧张,随即大伙儿就感到铺天盖地的饥饿,空腹推演到现在实在太辛苦,军官们纷纷露出放松的表情,帐内的严肃气氛一扫而空,开始讨论食堂的饭菜。

“等一下。”许平一直在默默沉思,他突然打破屋内的寂静,全屋人一下子都把目光移到他的身上,许平大声命令道:“复原前一回合的状态,我对本回合的结果有异议。”

听到裁判的命令后,参谋们七手八脚地把棋盘恢复到叛军发动进攻前的状态,许平凝视着棋盘像是在自言自语:“叛军一夜连续夜袭了三次?天明还有一次?”

“是的,大人,投出的是六。”刚才的那个参谋军官小心地审视一眼规则表,大声报告道:“是三次夜袭,大人,结果没问题。”

“我没说你读错了,”许平皱眉看着棋盘上的棋子,围攻明军的众多叛军棋子都是标定的游骑哨探,“我亲眼见过叛军的游骑哨探,他们没有这样的能力,改为攻击一次。”

“规则表上……”那个参谋军官低声反对道。

“改为一次。”许平打断那个人的争辩:“我不管规则表,改为一次!”

“遵命。”参谋军官指引苻天俊再次投骰子,这次叛军只是与明军展开对道路的争夺,虽然影响到明军对道路的使用,但是并没有切断它。

可是许平仍然不满意,他大声问道:“为什么又投了两次骰子?”

参谋官连忙解释道:“大人,第一次是一次夜袭,天明后叛军又发动了一次攻击。”

“我说了改为一次,取消掉天明后的这次攻击!”

许平的话引起一片嗡嗡低语声,而那个负责规则表的参谋仍在据理力争:“大人,叛军棋子的速度高于明军棋子,所以应该有一次先攻权的。”

“我知道规则,但是这个规则不符合实际。”许平不为所动地命令道:“取消这次进攻。”

另一个裁判吴忠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是屋子里唯一有权质疑许平决定的人:“克勤啊,推演就是推演,我们不能一看推演对我军不利就去修改它。”

许平反驳道:“子玉兄,我并不是因为对我军不利才修改的,而是事实如此。”

许平的口气有些刺激到吴忠,他不像方才那么平心静气:“克勤,你觉得叛军组织力不够,所以取消了两次进攻,我也认可了。但是现在又要取消叛军的速度优势,原本四次进攻被减少到一次,这个太过分了。”

许平沉默一下,转身对管规则的参谋说道:“叛军可以先攻一次,但是不可以取得任何战果。”

“许将军!”吴忠的声音不知不觉抬高起来,他叫道:“那这次进攻有什么意义?”

“我亲身与叛军的游骑遭遇过,我也看过很多报告。叛军的游骑平时都是以几个人、十几个人为单位零星行动,他们本来就不可能组织发动一次数百人的大规模攻势。更何况这些贼兵一般都是不穿盔甲的轻骑兵,只携带着少量的弓箭、火药和短兵器。我不管棋子上标明的攻击力是多少,事实上他们既缺乏能够统一指挥大规模进攻的指挥官,也没有这样的意愿和能力。”许平说着看了一眼旁边不知所措的苻天俊,冷冷地评论道:“本将认为,符千总在战棋推演中利用规则漏洞得到的利益,是叛军不可能在实际战场上得到的。”

许平深吸一口气,对着全屋的人讲道:“至于我拒绝承认这次进攻的任何战果,是因为在实际战场上,他们这样做无异于自杀行为。诸君可以自行判断,如果叛军真的在天明时,用这种散兵游勇对我营成建制的部队,对我们装备了铠甲、长枪、火铳甚至还有火炮的部队发动进攻,他们的下场会是什么?他们可不可能取得战果?”

“我们的职责是进行推演,并把结果上报给新军参谋部,而不是根据个人喜好自行决定结果。”吴忠彻底被许平的态度激怒了,他大声地发出威胁:“如果许将军坚持这样自行其事,我不会在推演结果上签字的!”

许平默默地与吴忠对视,后者从他的眼睛中看不到一丝的妥协。忍无可忍的吴忠重重地一拍桌子,拿起自己的头盔,愤愤然地拂袖而去。

许平缓缓转回身,看着满屋鸦雀无声的参谋军官,说道:“我们继续。”

……

转天一早,许平就把厚厚的推演报告书递交给张承业。长青营的营官细细地读着,无声地念着其中的关键判断,还偶尔向许平询问上两句。报告的最后几页是许平写的推演总结,他对整个计划的观感、推论和改进建议,这一部分张承业看得尤为仔细。读完后他轻轻地把最后一页合上,抬起头来直视着许平,问道:“结论就是可行,对吧?”

“是的。”许平简短地答道。

张承业轻轻拍打着桌上的报告,对许平说道:“吴将军昨晚就找过我了,他宣称不会在这份报告上签字。”

这原在许平的预料之中,他严肃地点点头,道:“那么大人会签字么?”

张承业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道:“在我决定签字或是不签字之前,我想听听你的说法。”

“末将确实修改了推演中的一些步骤,但是末将以为这些修改都是在裁判的职权范围内。”

“裁判确实有权对一些推演步骤进行修改,”张承业身体猛地前倾,两肘撑在桌面上,双手握在一起:“但是那只能是重大的不合理命令,而不是规则本身。”

所谓重大的不合理命令,在新军条例中,是指通过一些场外因素获得不应该知道的信息,从而做出的判断。比如,扮演某一方的参谋人员,根据对方扮演者的表情变化而猜测对方的虚实,或是根据对方查看规则表的注意力所在,判断对方隐藏在手里的棋子。如果裁判认为,一个决定是根据诸如此类的场外因素而做出的,那他就有权要求扮演者做出合理解释,甚至直接宣布命令无效。

许平毫不犹豫地迎着张承业的目光,道:“末将以为,让十几队互不统属的游骑哨探发起协同进攻,就是重大的不合理命令,所以末将不承认在这种命令下所取得的战果。”

“推演并不完善,每天新军教导队都进行无数的推演来完善规则。如果你对规则有任何意见,都应该按照正规的途径把你的意见上报,而不是在推演中自行修改规则。”张承业说完后一阵摇头,道:“参谋部要求的报告是建立在这些规则上的,参谋部要看到的是根据这些规则做出的推演结果。如果这就是你的理由的话,这个报告我不能签字。”

“大人,末将在教导队学习战棋推演时,宋教官首先就声明,推演的意义是在于帮助指挥官做出正确的判断,这也是明文写在推演条例那本书的扉页上的。”许平平静地和张承业对视着,后者正严肃地看着他,全神贯注地等着他的下文。许平道:“末将以为,推演是帮助我们得出正确的结论,而不是让我们去对明显荒谬的结论视而不见;推演是要帮助我们完善计划,而不是让我们去做出荒谬的计划;这个推演结果很可能决定了新军参谋部给长青营的具体命令,不但影响整个战局,更关乎本营在战场的命运。于公于私,末将以为都应该给参谋部一个更贴近实际的报告。不知道末将的话,大人是不是认可?”

张承业紧闭着的嘴微微一撇,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视线转向一边。许平也不再说话,而是等候着长官的决定。两个人就保持着各自的姿态陷入沉默中。

在张承业再次开口前,他又一次举起那份报告,沉甸甸在他手中仿佛有千钧之重。他对许平说道:“如果这个计划被否决,我不知道参谋部会有什么新的打算。但是如果你错了,参谋部根据这个结果下达正式的命令,那么我营就有被包围的危险,你可明白?”

“大人,如果我营被叛军主力从侧翼攻击,那么后路确实可能会有危险。但是想靠十几队游骑切断我们的粮道、阻断我们的退路,这绝不可能!”

“许将军,你敢说没有万一么?”

“大人,世上哪有万无一失的事情。”许平看着张承业手中的那份报告。这份推演他一直做到昨天深夜才结束,后面的总结更是他的心血结晶:“但是末将以为,如果一万次里有一种情况会发生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另一种情况只会发生一次,那我们写在报告里的,应该是那种会发生九千九百九十九次的情况。”

“宋教官跟我说过,你的口才是很好的。嗯,对了,贺将军也说过,你的话总是能打动人心。”张承业把报告放回桌面上,垂下眼看着它,道:“但是你应该再写一份正式的报告,把你对现有规则的质疑上报。”

“回大人,末将已经写好了。”说完许平就从怀里又掏出几张纸,把它们呈递给张承业,当其他人在完成推演报去吃饭睡觉时,许平仍连夜工作,把自己的想法和改进意见尽数写出。

张承业伸手接过许平的另一份报告,把它平放在一旁。他又翻开那份推演报告,提笔署上自己的名字:“这份报告本将认可了。”

“谢大人。”许平紧跟着又是一抱拳:“末将告退。”

“嗯,去休息吧。”把推演结果装进公函袋后,张承业埋头翻看着许平的第二份报告,头也不抬地说道:“年轻气盛是一件好事,但是应该用在敌人身上,而不是用在自己人身上。以后要注意和同僚说话的口气。”

“谢大人教诲,末将明白。”

……

“张伯伯久经战场,他是爱才啊。”听许平叙述了一遍经过,黄姑娘先是感慨不已,略一沉思后又盯着许平说道:“许将军其实很狡猾,这招好像已经用过一次了,在德州对贺叔叔说的话好像也类似。”

“本来就是堂堂正正的道理,何来狡猾一说?”许平笑道:“唯有大公方能无私,贺将军是这么评价我的。”

“欺心的骗子……”黄姑娘笑道:“贺叔叔向我爹转述许将军在德州城下的那番慷慨陈词时,可是非常受感动啊。”

许平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黄姑娘又评论道:“但是话说回来,条例就是新军的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像许将军这样敢于修改的人很少见。”

“末将也认为条例制定得非常好。”许平脸上全是敬佩之色,口气也非常诚恳:“一个人只要能通过教导队的考核,熟记条例,那么一旦上了战场,十次里他至少可以做出五次中规中矩的判断,剩下的几次也不会太差。而其他各军没有这些复杂的条例,大部分官兵十次里能有一次不犯错就很了不起了。如果没有条例可以遵循,那么只能从实战中一点一点地摸索。就算有少数人能积累起经验,达到十次里有五次判断正确,不知道在此之前已经付出了多少代价。”

“但是?”黄姑娘盯着许平抢先替他说出转折词。

“但是,”许平一笑,道:“大多数新军官兵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忘记了侯爷制定这些条例的初衷。”

“所以英明俊武如许将军这般的,自然就不能受条例的束缚喽?”黄姑娘拖着长音,句末的音调也提得高高的。

“小姐谬赞了,许平愧不敢当。”嘴里虽然这样说,许平脸上可没有一丝羞愧的意思,显然把黄姑娘的挖苦尽数当作赞美收下。

不等许平再故作谦虚,黄姑娘就飞快地告诉他:“随后三日,请许将军自行练剑吧,有一个姐妹要出阁了,我要去和她说几句体己话,帮她做点针线活。”

许平奇道:“小姐也会做针线么?”

黄姑娘反击道:“总比许将军的剑术要强多了。”

许平大笑起来,笑过后他追问道:“不知道小姐的那位闺中之友,末将可曾识得?”

“许将军当然不识得!”黄姑娘瞪了许平一眼,道:“我想许将军大概是问她的府上,那个许将军也许知晓……”

黄石有个义弟名叫张再弟,就是他的一个女儿即将出嫁。黄姑娘感慨一声:“张婶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儿子。张叔叔就娶妾生子,现在家中甚是不宁。”

许平不知道这是黄姑娘在同情姐妹,还是有感而发,所以没有搭话。不过他记得黄姑娘的两个庶母都逝世很多年,镇东侯府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在许平胡思乱想的时候,黄姑娘又伤感地说道:“家严曾说,人想一天不安宁,就打家具;想一年不安宁,就盖房子;想一辈子不安宁,就娶二娘。”

虽然许平不知道黄姑娘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他很确信这是镇东侯在有感而发,黄姑娘说完后似乎也自觉失言,回头正好看见许平脸上表情变幻,怒道:“话虽这样说,但我爹娘自然不一样。”

许平忙不迭地把头点得如同鸡啄米:“那是,那是,当然。”

黄姑娘似乎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道:“为什么女子就不能传家呢?”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