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临行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这个问题在许平的确很简单的。中国自古以来由父亲最终决定孩子的血缘,简言之“父精母血”的说法深入人心。这个理论指出,母亲只但是类似于于胎儿不断成长的培养皿。许平自然而然地地说:“人许平自然而然地说道:“人当然是要姓父亲的姓喽。”。...

虎狼小说-第25章 临行全文阅读

这个问题在许平看来很简单。中国自古由父亲决定孩子的血缘,所谓“父精母血”的说法深入人心。这个理论认为,母亲只不过类似于胎儿成长的培养皿。

许平自然而然地说道:“人当然是要姓父亲的姓喽。”

黄姑娘大声道:“我爹说,孩子是从父母两边各继承了一半。”

但许平却很不以为然,随口反问道:“那为什么不论男女,都是长得像父亲呢?”

黄姑娘不服输:“不对,孩子也是像母亲的。”

在许平看来孩子被母亲血脉滋养十个月,长得有些像自然毫不奇怪,不过他不想争下去,微笑道:“确实也是有一点像的。”

“我爹说过,父母两边都是祖先。”

从语言学来说,如果一种社会关系没有独特的专有名词,那就意味着这种社会关系是为绝大多数人所漠视的,在绝大多数人心中对这种关系也是没有概念的。传统的中国人因为对父系的重视,在汉语词汇中有父亲、祖父、曾祖父、高祖父、太高祖父等一系列定义严格的名词。出于对母亲的尊敬,关于母亲的父系方面词汇也较多,比如外祖父、外曾祖父、外高祖父。但与之相比,母亲的母系方面,延伸就要短得多,母亲的母亲的母亲就已经没有一个特定的名词来称呼;相对应的,外孙女的儿女也不具有专有名词,显然两者之间的社会关系已经距离遥远。

明朝人基本都知晓母亲娘家的姓,一部分人知道姥姥和祖母的姓,但是对绝大多数明朝人来说,姥姥或者祖母的母亲姓什么,已经不得而知。

太高祖父——说到这个词的时候,许平和其他明朝人的心中都会油然而生一种崇敬。正是这个人,从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的祖先手里接过家族不朽的姓氏,再传递给子孙。他们从父辈手中取得姓氏,并把它交给自己的妻子。而母亲的母亲的母亲,这概念在人们心里已经淡得陌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心中惦记着的是她的儿孙及其后代,而不会去想外孙女的后代。

许平很难接受黄姑娘的说法,问道:“不过……不知道小姐府上祭祖时,是祭拜黄家的先祖呢,还是……嗯……把许多系的姓氏都一起祭拜?”

黄姑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又道:“不是也有入赘一说吗?可见母家也是祖先。”

假如许平好梦成真,黄姑娘就会改为姓许,从黄某某变为许黄某某。在黄小娘子变成许家娘子的同时,许平与黄姑娘共同分享他的祖先和姓氏。但是假如许平入赘到黄家,虽然许平不会改为黄许平,但一旦他成了黄家女婿,许家娘子也就不会存在。对于入赘、抛弃祖先的行为,许平一向是很鄙夷的。不过这并非问题所在,问题在于黄姑娘的这个说法还是在狡辩,即使入赘也不存在拥有很多系祖先的问题。

幸好,关于祖先的讨论到此为止。许平很高兴黄姑娘没有在这个令人不快的话题上继续下去,而是又开始了练习剑术。今天黄姑娘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她把许平打了个满头包。

看到许平回营时沾了一身白粉,额上还有个包。晚上吃饭的时候,曹云用异样的眼色看着他:“我原来还不知道,你居然如此争强好胜。”

“什么?”许平完全不得要领。

曹云一言不发,仔细地打量着许平额头的包。

江一舟点头附议:“许大哥这些日子练剑真是辛苦了,有名师指点,一定很不错吧?”

许平脸涨得通红,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中暗自埋怨在外面放哨的秋月太粗心,竟然没发现有人窥探。

江一舟犹自喋喋不休地说道:“许大哥大概什么时候能练成啊?什么时候露一手给我和曹兄看看啊?”

余深河在一旁闷头吃饭,抬头扫了许平一眼,道:“这不干我的事,许大人你从来没有提醒过我一声。”

“是啊,这些日子我和曹兄天天看见许大哥去练剑,今天就去问我大哥你们到底练得怎么样了。”江一舟咧着大嘴,得意洋洋地说道:“结果我大哥一问三不知,我们这才知道是另有其人。我原来就想,就凭我大哥那三脚猫的庄稼汉把式,许大哥找他能练出什么来啊?”

余深河继续吃饭,低低哼了一声,没有反驳。

“是金将军么?”曹云好奇地问道。

“肯定是金将军啦。”江一舟很有自信地做出判断,又冲着许平一笑:“以前比剑的时候,许大人总说输了也没啥,原来全都记在心里啦。金将军的武艺我们也都见识过了,不知道许大人什么时候要找我们来报仇啊?我已经做好当剑靶子的准备了。”

许平见伙伴们并没发现自己的秘密,心中放宽,不搭理江一舟继续吃饭。但今天他一直有事压在胸口,这顿饭吃得也是没有滋味。

周洞天的位置稍远些,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那份报告递上去了?”

“张将军认可了。”许平心不在焉地答道,筷子放进嘴里,却没有夹上来几粒米。

此时曹云已经吃完饭,见许平又一次把顶着几粒米的筷子塞进嘴里,瞪着他问道:“你有心事吧?”

“啊,没有。”许平把自己拉回到身边的世界,专心吃了两口饭,思路又开始游走,随口问道:“你们对入赘怎么看?”

“这种事还用问么?”曹云鼻中发出嗤声,鄙夷地说道:“记得刚从军的时候,我曾对你开玩笑说,要是有个富家小姐看上我老曹,哪怕入赘我也认了。结果被你教训了足足有好几天,说什么卖自己也就罢了,居然为了几个臭钱把祖宗和子孙都卖了,还说这种念头就连想一想也不该有。”

许平扒拉着饭菜,茫然道:“我现在想想,老曹你当时的想法也是有道理的。”

曹云哈哈大笑起来,道:“原来老许你正在做白日梦,快醒醒,太阳还没下山呢。”

……

“着!”

随着黄姑娘一声呼喝,许平肩上被重重地敲了一记。今天他显得异常漫不经心,这让黄姑娘很不满,脸上也显出怒容:“许将军,你回营后自己可曾练过一次吗?”

许平仰天长叹:“公务繁忙啊。”

“许公子,你的反应其实挺快的,”黄姑娘正色对许平说道:“可是你太心不在焉了。我敢说你除了在这里的时候,平时连剑柄都不碰的。”

“如果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我连这时候也不会碰剑柄。”许平心中如是想着,嘴上却说道:“累了,休息片刻吧。”

“才练这么一会儿就累了?”黄姑娘叫起来:“我大哥、二哥练剑,每次至少半个时辰,中间也不休息。”

许平只好勉强再次拉开架势,黄姑娘盯着他那有气无力的样子看了一会儿,赌气地把剑一扔,叫道:“算了,不练了。”

黄姑娘不高兴地大步走到树荫底下,坐在石头上。许平缓缓走过来的时候,黄姑娘把头撇向一边不理他。许平赔着笑问道:“小姐这几天和闺友畅谈,可谓乐乎?”

“啊,这个嘛……”说起张家出嫁的女儿,黄姑娘的兴致一下子又回来了。男家送了哪些聘礼,女家准备了什么嫁妆,全家人如何忙得不可开交,她说得津津有味,许平一直耐心地听着。

“张家的三个姐妹都和我很要好,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每次我去她们家的时候,她们三个人都围着我,让我讲点外面的事情。我给她们讲了我去过的一些地方,我看过的大山、大海。许公子去看过海吗?那真是一望无际,让人心旷神怡啊。我还给她们讲大哥、二哥和金家哥哥、贺家哥哥练武的情景,她们都非常喜欢听。可是我叫她们去街上走走,她们说什么也不去,张婶从来不让她们出门,到我家玩都不成。”

黄姑娘说着说着,就从眉飞色舞变成了伤感:“记得前几年张家大姐成亲的时候,我很想去看看她穿上嫁衣后的样子,也想看看她和良人拜堂时的样子,但是爹妈都说我不能去。现在二姐要嫁人了,我还是不能去。二姐平常和我无话不说,在她大喜的日子,我连贺喜的机会都没有。张叔叔会带着张家小弟去参加喜宴。她们姐弟的关系不太好,平时连一句话都不说,可是她的小弟能去。等到三妹结婚的时候,想来我还是没有机会去喝杯喜酒吧,我真的很想去喝一杯姐妹的喜酒啊。”

许平不是很理解黄姑娘的想法,他甚至不明白黄姑娘为什么这样感伤。毕竟喜宴上有那么多陌生男人,一个年轻姑娘当然不好抛头露面了。许平在心里默默地把黄姑娘的伤感归为少女情怀。

“张家大姐出嫁以后,第一次归宁只在家里住了两天。我事先得到消息,赶去见她一面。第三天她婆婆就派人把她接走了。听说她婆婆不让她在娘家住,以后再回家,都是当天来当天走。张婶多么想她,也不能说留她住一天。我去过大姐的婆家,她婆婆虽然客气,但看得出来不乐意我登门。好几年了,我再没看见过她。二姐的婆家听说是个书香门第,规矩就更多了,她出嫁以后,也许今生今世不能再见面了。”黄姑娘越说声音越小,话语里似有无限感触。她带着几分哀伤地轻声自问:“为什么女儿就不能传家呢?”

许平虽然不理解黄姑娘为怎么有这一番长篇大论,但是最后这个问题他可是听得很清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几天来剧烈的心理斗争顿时又涌上心头,他咬咬牙,说道:“这三天来,末将一直在考虑小姐的话。”

“哦?”黄姑娘不明所以地看着许平。

许平眼睛盯着脚下的地面,鼓起勇气强迫着自己说道:“末将再三思考,假如有别家小姐青睐,要末将入赘,那末将觉得还是不太合适。”

黄姑娘仰着头,仔细地打量着许平,竖起耳朵听他要说什么。

这时许平微微抬头,看见黄姑娘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正瞧着自己,他认为这是对方在等待自己的表白,便一狠心道:“但是如果有个女儿随外祖的姓,末将觉得倒是……倒是可以。”

黄姑娘心中十分迷惑,所以加倍用心地去听,试图搞明白许平在说什么。而在许平看来,这是对方不满意的表现,他决心豁出去了,道:“如果有两个女儿……嗯,她们都跟外祖的姓……嗯,也不是不能考虑。”

在许平看来,黄姑娘几天前说的话含有明显的暗示,似乎倾向于招男方入赘,许平以为这是她择婿的先决条件。对明朝人来说,无论许平还是其他人,听到黄姑娘无意中说的那些话,都难免会得出类似结论。虽然许平心中爱煞了黄姑娘,但是让他同意把一个儿子送给黄家做后人,他还是办不到。再说许平想到黄家已经有三个儿子了,再来抢许家的后人实在太没有道理。许平心中患得患失,想了好几天才下了决心,准备强忍悲痛,承诺放弃对一、两个女儿的权利。实际在他承诺的这一刻,被他放弃的还有男子的尊严。在明朝,孩子不跟父亲的姓,说出去可是会颜面扫地的。如果许家的孩子真的姓了黄,这种事会成为无数人饭后茶余的谈资。

黄姑娘缓缓站起身,她终于搞懂了许平到底在说些什么。许平已经因为羞愧和自责而深深埋下头。

听到一声轻轻地呼唤:“许公子。”许平咬着嘴唇勉强抬起头,巨大的耻辱感让他脚下都有些站立不稳。面前的黄姑娘没有因为害羞而面生红晕,也没有斥责许平无礼。

黄姑娘用温柔的声音说道:“许公子,我很开心。”

听起来似乎交易已经接近完成。许平就像是那些刚和魔鬼签订了契约、出卖了自己灵魂的人一样,心中既有追悔莫及的痛恨,也夹杂着丝丝成功的喜悦。但很快前者就占了上风,许平又一次悔恨地把头垂下,心中充满了对祖先、对未出世的女儿的负疚感。

“许公子的那个义妹,就是赵家的女儿,她五岁以后就很少出过门。除了偶尔跟着家人去庙里烧香,平常也就是在内院走走,有男仆人的外院都不去,甚至……甚至院子里种着好几株牡丹,她都不知道。她成亲以后,肯定是个贤妻良母,不出大门一步。我每次去看她,想想她过的这日子……”黄姑娘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让自己沉浸在想象中:“每次想到如果我也和她一样,我就不寒而栗,我就不能呼吸。”

黄姑娘脸上突然飞红,她避开许平的视线,垂下眼睑道:“我虽然生于侯府,爹娘都很宠我,但我并非不明事理,我不会向……向我的意中人提出非份的要求。”

“啊,啊,啊。”许平支吾几声,苦笑连连,自嘲地说道:“原来是末将自作多情了。”

“许公子,”黄姑娘又羞涩地重复道:“公子刚才的话,让小女子非常开心。”

黄姑娘的声音让许平心旌动摇。

“许公子有所不知,我喜好的是骑马、搏击之术,对于女红、烹饪并不精通。”

许平礼貌性地说道:“小姐过谦了。”

“我娘烧得一手好菜,总想传授给我,可是我不耐烦学,也记不住。”黄姑娘说到这里,露出调皮的笑容:“我爹就说,不爱学就别教她了。还说,如果做菜做得好了,未来的夫婿万一吃上瘾,就得时时下厨。要是我什么也不会,或者做得很差,夫家就只好请厨子。至于针线、刺绣,我爹也是一样的说法,不喜欢学就别学了,如果我不会做自然不用受累了。”

许平听得也是一笑,道:“侯爷高瞻远瞩,非常人所能及。”

“别看我爹这么说,其实我爹的烹饪比我娘还要好。”黄姑娘说着就笑起来,把家中的这些趣事告诉许平:“据说先祖父、先祖母都很会做菜,家中只有我爹一个儿子,两位老人家就倾囊相授。逢年过章的时候,我爹总是亲自下厨,做两道菜给家里人吃。每当这时他就对我们说:这就是为什么不让我儿学做菜的道理。”

许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再用一句恭维来表达他的心情:“侯爷确非常人。”

“我爹年幼时,他的姨姥姥曾为此责备过祖父母大人,说不要教儿子做饭,将来好让媳妇做。事后祖父对祖母说,要是儿子、媳妇都不会做饭,那两个人该怎么办呢,难道天天出去吃馆子不成?或者媳妇出门,儿子又该怎么办呢,难道饿着不成?我姑姥爷是福建人,所以我爹还学了几个福建菜。”

黄姑娘叙述的时候一直在笑:“我爹还会些针线,虽然不敢说多好,但是钉扣子、缝补丁都不用别人代劳。”

许平感到镇东侯的家庭非常有趣,老人家居然担心儿媳妇不会做饭,许平还真没见过谁家的闺女不学做饭。至于男子拿针线就更闻所未闻了,无论如何这种事被人看见都会被耻笑的。许平跟着舅舅生活,每当衣服破损后,舅舅总是送去邻居家,请邻居的婆娘帮着缝合、打补丁。

镇东侯的家庭关系也很奇怪,又是姨姥姥,又是姑姥爷,听起来似乎双方的表亲都来往甚密。姨姥姥应该是镇东侯母亲的姨妈吧,竟然会跑到黄家去指手划脚,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啊。看起来镇东侯的家教如此古怪并非自这一代始,而是颇有渊源可溯。

远处传来一声尖叫,许平和黄姑娘对视一眼,心说不好,连忙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赶去。

正看守马匹的秋月满脸惊惶地告诉他们,刚才她正蹲在一棵大树下看蚂蚁搬家,忽然听到路边传来一阵悄悄的脚步声。秋月抬头一看,发现几个大汉正鬼鬼祟祟地走来。

秋月吓得突然跳起来,发出尖叫。那几个大汉被惊得呆住,怔怔地看着她。秋月认出其中有几个是以前在少保楼前见过的人。那几个人片刻间也认出了秋月,立刻使个眼色,把惊疑不定的同伴们扯住,回身就走。由于金神通和许平始终守口如瓶,曹云等人至今也闹不清赵小娘子的底细,但前些日子巧遇的情景他们是不会忘记的。

刚来的那几天,许平还比较小心,但渐渐地就松懈了,以为没有人注意他们。今天前来的路上,许平只顾思虑入赘的事,放弃女儿的姓氏令他心中发愁,竟没注意到有人尾随。

黄姑娘和秋月二人匆匆离去后,许平满怀郁闷地返回营地。晚上吃饭的时候,桌上的气氛自是非比往常,不过这倒在他的预料之中。大家都一言不发,只有许平大吃大嚼,故意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曹云率先打破沉默,一本正经地问道:“许大人打算改姓什么啊?”

这话顿时引发一片轰然的笑声,江一舟笑得抱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断断续续地说道:“那天许大人说入赘,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为了几个臭钱不但卖身,还把祖宗和子孙都卖了!”曹云慷慨激昂地发表起演说来:“别说是一般的富贵之家,哪怕就是贺将军、金将军,哪怕就是侯爷招我入赘,我也是决不答应的!”

曹云掷地有声的话引起一片啧啧赞同声。还有人拿腔做调地说道:“许大人每天练剑,一练就是半天,不知道是哪位将门虎女,能指导我们的许大人啊。”

“你还真信是练剑啊,孤男寡女一处就是半天,不知道都练的什么剑啊?”

“当然是男儿之剑……”

许平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拿筷子指点着曹云道:“第一,侯府的千金肯定看不上你曹云;第二,就算侯府招我入赘,我也是绝对不会去的。”

曹云满脸的鄙夷,眼睛飞快地上下打量着许平:“你倒是想啊,侯府的千金看不上我,难道就能看上你不成?”

许平不再搭理他们,把碗高高举起,仰着脖子飞快地把饭吃完,在一片闹哄哄声中离开了食堂。

转天黄姑娘没有出来,许平倒是不着急。他估计黄姑娘可能是在生自己的气,因此也没有放在心上,等到太阳偏西后就自行回营。可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一直没有人影,虽然许平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是苦思再三,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侯爷前日从山东回来,新军即将向山东用兵。”六月二十四日上午,张承业召集许平、吴忠和一群参谋军官开会,向他们展示新军发来的最新命令。这次的命令基本是建立在前次的计划上,但是比那份计划更要具体,而且透露出的信息也更多,包括山岚营被安排在长青营的侧翼为友军。张承业已经六十四岁了,他的盔下已经是两鬓花发,不过他的臂膀却像壮年人那样孔武有力,声音也如同洪钟般响亮:“山岚营的方明达方将军,本将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为人沉稳刚毅,必定会和我们配合得很好的。”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