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长青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这孩子,把大哥气得都不不愿意接着来我们家了。”黄夫人又埋怨了一句。黄夫人的哥哥进士出身贫寒,会觉得他有义务以娘家长辈的身份对外甥女通过一些教诲,让她回完全符合社会风气的正黄夫人的哥哥进士出身,觉得他有义务以娘家长辈的身份对外甥女进行一些教诲,让她回到符合社会风气的正道来。他告诉外甥女勋贵之家理应做天下人的表率,尤其要注重行止,不能给天下的百姓带来坏榜样,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些话黄姑娘根本没有听进去。最后赵大人痛心疾首地对外甥女说:这些举动落到御史耳中,御史必然会弹劾黄石,罚他的俸禄。作为女儿,怎么忍心让老父蒙受耻辱和损失呢?。...

虎狼小说-第21章 长青全文阅读

“这孩子,把大哥气得都不愿意再来我们家了。”黄夫人又抱怨了一句。

黄夫人的哥哥进士出身,觉得他有义务以娘家长辈的身份对外甥女进行一些教诲,让她回到符合社会风气的正道来。他告诉外甥女勋贵之家理应做天下人的表率,尤其要注重行止,不能给天下的百姓带来坏榜样,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些话黄姑娘根本没有听进去。最后赵大人痛心疾首地对外甥女说:这些举动落到御史耳中,御史必然会弹劾黄石,罚他的俸禄。作为女儿,怎么忍心让老父蒙受耻辱和损失呢?

这话当时对黄小姐触动很大,黄夫人当时还从女儿脸上看见了不常见的忧虑之色和深思的表情,不过……不过这就只维持到黄石回家,等女儿和黄石交谈后,黄夫人就看见女儿再一次故态复萌,还得意洋洋地告诉母亲和舅舅:“爹说了,他不在乎这点小钱。”

李夫人好言劝道:“君儿,你不是平常人家的女儿。就是平常人家,女儿的婆家也要由爹娘来挑……”

“她爹不挑的。”黄夫人赌气地说道:“她爹说了,女儿挑了哪家就是哪家。见过宠女儿的,没见过她爹这样宠的。”

“你不就天天见嘛。”李夫人取笑了妹妹一声,又转头对黄小姐说:“你也不小了,该让你娘省心了。花些功夫学些女红,等你嫁人后,才不会让婆家笑话啊。君儿,先给你娘赔个罪,然后过来坐下。”

等黄姑娘坐下后,李夫人又道:“其实我觉得金家的那个孩子就挺不错的,最不错。就算君儿看不上,贺家、杨家的孩子不都没有成亲吗?他们虽然不曾对你父亲明言,但是心里的念头谁还不知道啊?”

“是啊,知根知底,家里也殷实,不会让君儿受苦。”黄夫人说:“我也觉得金家的孩子人品不错,前程也很远大,那个许平连世职都还没有。”

黄小姐替许平辩解道:“昨天他当上游击了。”

闻言老姐妹俩一起摇头,李夫人叹道:“君儿,算算看,他世职升得再快,要多少年?等他置办起家产,又要多少年?等他能拿出配得上侯府千金的聘仪,再要多少年?”

黄小姐再也不说话。片刻后李夫人又笑起来,对黄夫人道:“君儿也不小了,她一天不成亲,那几家的孩子也不肯订亲,人家嘴上不说,心里可不愿意白等啊。”

“这全怪她爹,我总说要给君儿快些订亲,他就是不干……”

“他今年二十一,”一直沉默的黄小姐突然打断了母亲和大姨的交谈:“爹二十一的时候,还不如他呢。”

屋里顿时一片寂静。黄小姐满脸倔强还带着一丝幻想,李夫人不禁想起自己在二十几年前的情景,仿佛看到了青年时的自己:

那是烟火弥漫的广宁城,门外喊杀声震天动地,母亲搂着两个女儿和小儿子躲在床下,父亲、大哥拿着菜刀、棍子守在门口……直到报捷声响彻全城:“黄将军回师平叛,阵斩叛贼孙得功!”

那是觉华的东山,后金大军的铁蹄已经踏上冰面,向着明军的战线蜂拥而来。姐妹两人站在山顶,望着挡在这洪水之前的明军……直到敌军退去,军民们沸腾欢呼:“太子少保大人威武!”

李夫人想了一会儿,掉头看看妹妹,发现后者也怔怔地看着女儿,似乎也在回忆往事:“这是你的闺女,我管不了。”

……

“末将拜见大人。”

“幸会,许将军。”

转天许平早早就往长青营驻地报道,抵达时天刚蒙蒙亮,出乎他意料的是长青营指挥使张承业竟然已经正襟危坐在中军帐里。他示意许平落座,等许平在他左手边坐稳后,张承业头一句就问道:“许将军的号是什么?”

“卑职号克勤。”

天还不曾大亮,奉命来长青营的各级军官就纷纷到达营外。长青营作为一个新成立的营,现在营房还是空的,营内只有张承业带来的一些卫兵。不过新军已经给这个营划拨了人员,等营地妥当后兵员就会从新兵营发来。张承业命令各队军官、士官先检查营房、库房,明天就开始接受新兵。许平陪着张承业检察各项设施,诸事完毕后,疲惫的张承业带着许平和另一个副官——长青营指挥佥事吴忠回到中军帐,这时他才有闲暇给他们二人做介绍。

张承业把头盔脱下掷在桌面上,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招呼许平和吴忠坐下。

吴忠号子玉,比许平年纪要大些,看上去三十左右。在新军里,这个年纪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很罕见,除了金神通以外,许平从来没有见过二十出头的营官或是副营官。

金神通是金求德的儿子,年纪轻轻就位居高位,很大程度上是沾他父亲的光,许平不知道对面的吴忠是什么来头。他心中暗暗想道,如果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是白手起家,那应该是个很了不得的人物。

按理许平应该客气上几句,不过许平实在没有听说过吴忠这个人物,他也不愿意信口胡说。因此就冲着吴忠诚恳地道声歉,然后老老实实说道:“在下孤陋寡闻,还望吴兄恕罪。”

吴忠也不以为忤,笑道:“克勤不知道我是应该的,要是硬说知道那才是客套话。”

张承业也笑起来,对许平解释道:“子玉的父亲可是大大地有名,和侯爷同甘共苦多年,子玉的这个号也是侯爷亲自给起的啊。克勤你在教导队读过《吴氏兵法》,可还记得是谁写的么?”

《吴氏兵法》是教导队的几本教科书之一,记录着黄石从长生岛起兵经历过的历次战役。其中包括战前预判、行军侦查、临阵部署和战场决策,还通过问答的形式,说明做出各种军事决定时的理由,是非常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听到张承业的话后许平又惊又喜,激动地问道:“原来是吴兄的令尊所作,真是失敬。”

对面的吴忠已经笑着点头:“正是先父。”

三个人谈了一会儿,还谈到长青营的军旗问题,按照惯例营旗上应该有个动物做标志。许平提议用鹰做长青营的标识,他一直很奇怪各营用犀牛、河马甚至螃蟹和穿山甲,但却始终没有人用鹰。

但张承业笑着摇摇头,吴忠也笑道:“这个营徽用在新军里实在有些不方便……”

不方便的原因出在救火营上,既然救火营的营徽是蛇,那其他各营也就不能用鹰。

曹云也到长青营中报到,晚上聊天时他小心地问许平:“那天赵小娘子,还有金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平脸色立刻沉下来,冷冰冰地说道:“金将军碰巧认识……认识她的府上。”

“哦?”曹云等着许平的下文,半天过去后见许平没有继续讲述的意思,忍不住再次提问:“赵小娘子的府上,也是侯爷的部下?”

“不是。”许平飞快地回答道,然后紧紧闭上嘴巴。

曹云凝视许平片刻,无可奈何地说道:“算了,你不愿意说就罢了,只是……只是你还会去与金将军喝酒吗?昨天在酒楼上分手时,原本说要再聚的。”

“等忙完这段再说吧。”许平生硬地回答道,但是觉得有些不妥,于是又补充一句:“金将军与赵小娘子之间就是世交,其它没有什么。”

“哦……是吗?”曹云瞪着眼睛,拉长了调子。

“是的。”许平斩钉截铁地说道,然后就再也不多说一个字。

晚上吃饭的时候,余深河等人一如既往地凑到许平周围,不过他们看许平的眼色都有些异常,对昨天的事情都绝口不提。

伙伴们闲聊的时候,许平却思虑万千。记得那天从赵府大门出来以后,金神通曾在无意间流露出自己的心事:“不怕许兄笑话,我早已心有所属。”而且金神通脸上浮现出那样温柔的笑容。现在,这些都成为压在许平心头一块沉甸甸的巨石。

接下来的半个月是异乎寻常繁忙的一段时间,许平始终在营中协助张承业整顿新军。经过半个月的整训后,长青营和另外四个新成立的营拉出去演习,而老的救火、磐石和选锋三营以及直卫的高级军官都前来旁观。此番演练又进行了三天,最后一天的时候,张承业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谁都能看出他心里的得意。

趁着一个空闲的机会,余深河溜到许平身边,对他低声道:“许大人,上面是不是又有出兵的消息了?”

许平心中也有类似的疑惑,上次新兵的毕业演练花费成千上万两的银子,这才没过去多久,就又组织这场规模更庞大的演习,新军最高统帅部的急迫之情可见一斑。

“暂时还没有听说。”许平对余深河点点头,压低嗓门道:“不过我也是这么想的,恐怕等到秋季天气凉爽后,我军就会有大动作。”

长青营的得分在五个新营中遥遥领先,营中的军官、士官已经能够良好地控制士兵。不过让许平稍微有些失落的是,这次演习黄石并没有来看,听说他离开京师出去公干,不过去向属于军事机密,许平这种层次的军官不得而知。这次来视察的军官等级还是很可观的,高级将官全部到场。

与贺宝刀、贾明河这些全神贯注的高级将领不同,前来旁观的三位营官相当悠闲,他们只是需要大概了解一些这些小兄弟营的战斗力,以利于将来在战场上的配合。到了第三天,五个营的虚实已经尽在他们眼中,救火营的营官王启年踱到何马身边,笑着问道:“如何?还对侯爷的安排不满意么?”

何马紧闭着嘴一言不发,王启年逗趣道:“我看这长青营,不比你的选锋营差了吧?”

闻言何马脸上顿时显出怒色,王启年哈哈一笑,道:“开玩笑罢了,不过其他四个营,恐怕连长青的一半都不如啊。”

何马冷冷地说道:“这当然是张南山的功劳。”

王启年微微一笑:“更是因为许克勤很得长青营的军心。”

何马愤愤然地说道:“他一个毛头小子,资格比好几个长青营的千总还浅……”

“固然,不过每一个兵都听说过他的名字,和我们年轻时一样,他们敬的是英雄,爱的是好汉。”王启年笑容不变:“不少人都把克勤视为偶像,就是我的救火营里,那些后生一提起他,也都是唾沫横飞,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一些浮名罢了,更何况……”何马偷偷看了看前方的贺宝刀,低声嘟囔道:“侯爷也不赞成贺大人的处理。”

王启年知道何马的儿子和许平相差无几,现在还是金求德手下一个小参谋,而且还是看在他父亲从广宁开始为镇东侯效力几十年的面子上,对此王启年当然不会说破:“何兄弟啊,你可知道长青三百个果长里,有几个参加过德州之战?”

不等何马说话,王启年就替他答道:“一百四十六个!其中八十五个是许克勤亲手提拔的。把总也有四成是他亲手提拔上来的,甚至有一个千总都是他从文书提拔、保举为军官的。三分之一的长青营士兵在许克勤旗下作战过,他们是长青营全部的老兵。”

看到何马眼中的怀疑后,王启年笑道:“这是张南山亲口和我说的,哪里还会有错?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张南山一定要他了吧?别的营还在忙着熟悉官兵的时候,张南山就已经能操控全营了,这当然是许克勤的功劳。”

何马沉默片刻,摇头道:“太夸张了,应该把这些人打散。”

“当然应该打散,我手下都没有几个把总、果长是我亲手提拔的。不过……”王启年先是点点头,但随即又摇摇头:“这次出兵太急了,事急从权,要打散也得等回师以后了,不然……”

王启年指指其他几个营:“像它们这样,还真是让人不放心啊。”

第四天上午演习结束后,贺宝刀接见了各营指挥官,总结会上最出风头的当然是张承业,许平和吴忠也倍受嘉奖。

接见结束后许平正打算回营,就看见吴忠向着自己走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部下。这二人一个名叫霍渊,另一个名叫王元,前者是个千总,后者则是副千总,都是吴忠这种将门子弟,平素总能看见他们和吴忠在一起。

“真是辛苦了,”吴忠亲热地叫着,笑嘻嘻地问道:“克勤眼下有空么?”

“有空,子玉有事么?”许平冲吴忠身后的两个人点头,客气地招呼道:“霍兄,张兄。”

“好极了。”吴忠也不迟疑,马上就把目的和盘托出:“今天是侯爷小公子的母难日,我们几个打算去给郡主娘娘道贺,愿不愿意和我们一同去?”

许平踌躇着说道:“吴兄啊,我身份低微,恐怕不合适吧?”

“哪里会不合适?堂堂的长青营指挥官。”吴忠哈哈笑起来,道:“郡主娘娘还曾提起你的名字,走吧,一同去给郡主娘娘道声贺吧。”

在许平的内心里,理智告诉他应该找个理由婉言谢绝这份邀请,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扯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里。只是自从少保楼一别后,许平十几天来没有一刻不想着黄小姐的事,越是没有消息,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另外一个声音在许平耳边低语着:“如果……如果能够进入侯府,说不定能够碰上黄小姐。”

面前的吴忠还在笑着,只听他继续说道:“我们可是专程来请你同去的,身为侯爷的下属,在喜庆的日子去给他老人家道声贺,也不过分吧?”

理智还在试图说服许平回营去,好好想想明天该做的工作,至少在看清利害关系前不要贸然置身其中。但这个声音变得越来越无力,而相反的声音则越来越响亮,它还在许平的另外一个耳朵里呐喊:“如果拒绝了同僚的邀请,那可会对未来的工作很不利啊。无论于公于私,你都该和他们去一趟,不就是去道贺一声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好吧。”许平终于点头道:“吴兄,全靠你给小弟引见一番了。”

“这是哪里话啊?”吴忠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快走吧,天色不早了,我们就要晚了。”

四个人并肩走了没多远,又有其他几个营的一批军官加入,除许平外,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将门子弟,他们笑逐颜开的互相打着招呼,全是要给镇东侯嫡子贺诞的。

正在许平与这些人周旋客套的时候,迎面又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金神通。

金神通看都没看这一大群人一眼,走到许平身前后只面无表情地冲着旁边的吴忠微微一点头,接着目光就转到许平身上,春风满面地给他介绍起同来的人:“许兄弟,这位是贺大人的二公子、精金营指挥佥事贺兄弟。刚才他来找我骑马,我说若是不叫上许兄弟,这马骑得就没有意思。”

贺宝刀的儿子冲着许平一抱拳,笑道:“许兄真是大才,帮张大人把长青营整顿得那么好,我们营完全被比下去了,心服口服、心服口服。”

许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吴忠就替他告诉金神通:“许兄弟去不了。”

金神通把目光移到吴忠脸上,淡淡地说道:“吴兄有什么指教?”

吴忠简短地答了一句:“和我们有事。”

金神通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什么事?”

“我们说好要一起去侯府,今天是侯爷小公子的生辰,我们要去道喜。”

金神通冷笑着把目光转回许平脸上,贺公子则插话说:“侯爷说过,不许任何人去给他的家人祝寿,而且一说再说。”

“所以我们没有带任何贺仪,我们只是去府上说句话,说句话就走。”吴忠愤愤不平地问道:“难道贺兄弟觉得这也不行么?”

金神通不理吴忠,只是冲着许平问道:“许兄弟,你跟不跟我们骑马去?”

周围一片沉默,许平觉得好像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盯着自己身上,他对金神通抱歉道:“金兄,我已经答应了,下次我再去找金兄骑马吧。”

“随便你,反正许兄你也不喜欢骑马。”金神通懒散地回应一声,和贺公子转身离去的同时说道:“不过别说贺兄没有提醒过你——侯爷不喜欢这类的事情。”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