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失落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回出发到达地时还将近未时,许平率队从将台前我们走过,向高高在上的训练新兵总理英雄致敬,训练新兵总理好像也在目光注视着他。但是距离遥远的看不清训练新兵总理的面容,但是那种威视仍是迎面扑来而来,让许平领着队伍在校场列阵完毕,接着就看见有三个人从高台处向自己走来,他抖擞精神加倍用力地挺直胸膛,看着那几个人由远而近缓步行来。。...

虎狼小说-第17章 失落全文阅读

回到出发地时还不到午时,许平带队从将台前走过,向高高在上的练兵总理致敬,练兵总理似乎也在注视着他。虽然距离遥远看不清练兵总理的面容,不过那种威视仍是扑面而来,让许平顿时感到口干舌燥。

许平领着队伍在校场列阵完毕,接着就看见有三个人从高台处向自己走来,他抖擞精神加倍用力地挺直胸膛,看着那几个人由远而近缓步行来。

走在最前面的人许平认识,是贺宝刀贺将军。贺宝刀不苟言笑,许平看不出他的情绪。跟在贺宝刀身后右侧的人是教导队的宋教官,他向许平微笑着,眼睛里也全是勉励之意。在贺宝刀身后另一侧的人是许平的好友金神通。今天金神通又是全身披挂:高高的红羽头盔,大红的斗篷,大红的军服。这团烈火似的人物满脸肃穆,右手随着步伐轻轻挥动,左手扶在腰间的剑柄上,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严肃地看着许平,仿佛根本不认识他一样。

贺宝刀走到许平身前,飞快地扫了一眼他胸前的勋章,今天这块勋章也和宋建军的那块一样被亮丽的绸带系在胸衣之上。贺宝刀接着伸出手,许平躬身把状况表双手捧着呈上,贺宝刀一把接过,仔细地看起来,同时淡淡地命令道:“许教官,让你的部下休息吧。”

“全队——”许平绷直上半身,像个机器人那样转身下令:“坐!”

士兵们随着命令声纷纷盘腿坐下,许平又转过身面向前方。贺宝刀还在低头读着状况表,缓缓地翻页。他身后的宋建军微微侧头,也一起看那些报告。金神通则一动不动地看着许平。

看过最后一页,贺宝刀合上报告,抬头冲着许平微微颌首:“许教官,你可以休息一下了。”

说完贺宝刀就把报告夹在腋下,更无二话地返身走向将台。宋建军此时已经是满面笑容,转身前向着许平重重地点头示意。而金神通绷着一张花岗岩似的脸,在贺宝刀经过他身旁时直挺挺地跟着转身,保持着和来时一样左手扶剑的姿态迈开大步跟上。他的右臂向前一挥,回转的时候一直绕过身侧,把拳头贴在后背上,朝着许平飞快地竖了一下大拇指。

三个人慢慢走回将台,许平翘首望着贺宝刀的身影,看着他走向将台的正中,看着他伸出手臂,看着被将台上众人群星捧月般围在中心的练兵总理接过自己的状况表,又看着练兵总理低下头审视自己的成绩。

许平一直保持着立正的姿态,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隐隐约约看见练兵总理抬起头,把手中的本子交给身后的一个教导队军官,接着似乎又和另外一个军官说了几句什么话,那个军官好像应了一声就跑下将台。许平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但那个军官没有朝着自己跑来,却朝着远处的营地跑去。

将台上的练兵总理和众人都坐下了,可是许平始终保持站立,他等了又等,目光一直不曾离开练兵总理那模糊的身影。每次那身影和周围人说话的时候,许平都会满怀期待,只是每次他的希望都会落空,召见的命令怎么等也等不来。

孤零零地站在校场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第二队人返回军营,这是余深河领的那支队伍。不久后又是一队,等到第四队抵达后,贺宝刀没有亲自下来取状况表,而是派了一个传令兵去取。第三、四两队的带队军官交上他们的报告后,也和士兵们一起坐在地上休息。此时余深河溜溜达达地走到许平身边,看着他身后密密麻麻的士兵,悄声问道:“许兄,你这队还有这么多人啊?”

许平点头道:“阵亡十一个。”

“真好。”余深河满脸都是钦佩和羡慕,说道:“我中了两次埋伏,阵亡了三十八个,重伤了二十多个,人手不够还不得不扔下了一半的重伤员。”

“我倒是走得比他们快,”余深河回头瞧了一眼第四队,那队虽然不知道有多少重伤,但是带回来的人还算不少:“我刚才数过了,他带回来了六十三个人,唉。”

“别担心。”许平安慰余深河道:“又不是单看人数,还有其他打分呢。”

余深河摇摇头:“分也不是很好,光吃饭一项就刨了我好几分,昨天的宿营也被扣分了。”

“嗯。”许平没有再说什么,心里隐隐有些得意。一路上的各种条例他都执行得非常出色,样样都是高分,至于野外宿营、进餐这些简单一些的许平全是满分。

越来越多的队伍回到校场中,各队的人数参差不齐,有的甚至只有两、三个人,显然会被判定为溃散。大多队伍在三、四十人上下,余深河数着数着脸色缓和下来,喜道:“人数一项我说不定也能进前五了,不管怎么也是前十了。”

傍晚时分,出去的五十队已经返回四十六队,练兵总理似乎不打算再继续等下去,他站起身走到将台前。校场上所有的军官都赶忙大声喝令自己的部下起立,然后一个个笔直地站在各自的队伍之前。

一个传令兵在台前举着一张纸,大声喝道:“余深河。”

“卑职在!”

排在许平队伍旁边的余深河大声应是。

那个传令兵紧接着命令道:“上台!”

“遵命!”

余深河应声出列,飞快地向将台跑去。传令兵举着纸继续喊着人名,每喊一个名字就会有一个军官应是,然后接到上台的命令。

喊过十个人名后,那个传令兵放下手中的纸,对着余下的人喝道:“解散!”

“杀!”

校场上的上千官兵同声呐喊一声,许平也跟着念了一声。周围的士兵开始散去回营,被召见的十个人已经在高台上面列成一排。许平又呆立片刻,隐约是贺宝刀、金神通和宋建军那几个人影簇拥在练兵总理身后,完全没有丝毫来招呼自己的意思。许平喉章上下滚动了几下,终于转身离去。回营的这一路上,许平头垂得很低,一直在摇着脑袋,完全不能相信自己今天的遭遇。

“许千总!”

才踏进营门,魂不守舍的许平就被如同霹雳似的喝彩声惊醒过来,他抬起头,看见多日不见的林光义兴高采烈地向着自己跑过来,曹云、江一舟以及德州之战结识的战友们把屋里站得满满的,他们都向许平投来热情的笑容,还有善意的起哄声。

“许千总请客。”

“许大人做东。”

林光义夸张地向着许平敬了一个礼,就笑嘻嘻连珠炮似的说起来,根本不给许平插口的机会:“金将军告诉卑职,今天许教官会被升为千总,还会得到世职。金将军特意放了我的假,让我也能赶来给许千总贺喜。”

林光义满面笑容地连声向许平道贺,众人贺喜的声音几乎把营房的屋顶掀翻,几个没有参加过德州之战的人也一起向许平喊好。

江一舟抱着一个大礼盒挤到前面,说道:“许千总,这是兄弟们凑份子买的,我们几天前就商议好要给你一个惊喜。”

“是啊,是啊。”曹云也笑呵呵地说道:“他们反复嘱咐我绝对不能说出来,可憋死我了。”

许平怔怔看着江一舟手中的大礼盒,轻声说道:“我还不是千总呢,明天宋教官才会宣布任命。”

“啊。”众人都发出惊呼。

曹云笑道:“还是说早了,不过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嘛,许教官以前各项考核都是第一,今天想必也是第一吧?”

“嗯,应该是吧。”许平黯然点头,又补充道:“我觉得应该是吧。”

江一舟和曹云看见许平面色低沉,不禁都收敛起嘻嘻哈哈的样子,只有林光义还不知好歹地大呼小叫:“奇怪啊,许兄弟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听金将军说晚上要设宴召待考核的佼佼者,我以为你还得有两个时辰才能回来呢。金将军也特别准我今晚不回营。”

“是的,侯爷是召见了,”许平的胸口好像被千斤重担压住,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每说一个字都好像吐出一个石头那么困难:“可是没有召见我。”

军营中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许平竭力不让自己失态,他低头从众人身前挤过,向着自己的床走去,然后默默地开始解盔甲。三天的野外行军,身上的衣服早被汗水和泥土浸透,许平一声不吭地找出换洗的衣服,把它们扔进自己的木盆里。他抱着木盆向门口走去,尽可能平静地说道:“我去洗个澡,然后休息,实在太累了。”

大家默默无声地让出一条路。许平孤独地走出房门,一路疾奔到井边才长长吐出一口闷气。

许平洗完澡,把脏衣服搓了又搓,后来干脆坐在石凳上发呆,一直到星光满天还是不肯回营。蚊虫围着他乱转,随便在赤裸的胳膊上一撸就能捻死无数。心烦意乱的许平又一次打水,把冰凉的井水从头浇下,一连打了几个哆嗦,让他感觉好些。他把这些日子来的成绩反复想过几遍,终于说服自己老老实实回去睡觉,静候明天宋建军公布任命。

许平走到营门口时听到里面一片嘈杂,等他踏进大门后,眼尖的同袍立刻闭上嘴,刚刚还是人声鼎沸的营房很快沉寂无声。原来是同屋的余深河和另外一个被召见的学员已经回来,他们二人都喝得满脸通红,营房里的兄弟们正围着他们,询问镇东侯的事情。

有几个人坐回自己的床上去,本来兴奋异常的余深河也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看着许平。许平把盔甲抱起来,再次向营门走去,同时说了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要说给谁听的话:“我去把盔甲擦一擦。”

许平抱着盔甲走入营外的漆黑夜色中,没走多远他就听见背后又一次响起喧闹声,很快爆出阵阵的欢笑,这声音让许平稍微停了一下脚步。走到井边,随着一声长叹,许平把盔甲抛在地上,抱着头轻轻坐下,身心一起融入周边的黑暗中。

就这样一直坐到月至中天,许平突然感到有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肩头,他微微回头,看见两个人影站在身后。

“许大哥。”

说话的人是江一舟,另一个是余深河。不等许平出声,江一舟就轻手轻脚地坐在许平身边,余深河坐到许平的另一边。

“大家都睡了。”江一舟坐下后就吐出一句话,过了片刻他见许平没有反应,就又道:“我们一起回去吧。”

“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再坐一会儿。”

江一舟飞快地说道:“我相信许大哥明天肯定能得到世职和千总任命。”

“嗯?”

“刚才我大哥把我叫到门外,”江一舟等待片刻,但是余深河一直保持沉默,所以江一舟就只好代劳:“他告诉我,今天他第一个跑上将台,正好听见贺大人在说你。”

许平没有说话,但却把耳朵竖起来等着听下文。江一舟继续讲道:“他看见贺大人满脸焦急地说;‘大人,还是连许平一起召见吧’,侯爷说;‘我反复说过,新军军官必须诚实、服从,绝不容忍撒谎和抗命。许平和曹云的事你既然处理了我就不管了,但我今天不见他。’许大哥,我大哥和我都觉得侯爷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宋教官早就说过,这次前五名会得到世职和千总任命,如果许大哥得不到,那岂不是出尔反尔,又如何能够服众?”

余深河点头对这段话表示默认,三个人陷入了沉默。

过了片刻,许平岔开话题:“余兄弟,江兄弟,你们家世都不错吧?”

“是啊,我们两家都是商人啊,许大哥你忘了么?”

“没有忘,可是我一直奇怪你们怎么会从军?”

余深河还是不说话,江一舟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不怕许大哥见笑,其实我本来应该姓余,叫余深河,而我大哥原该姓江,叫江一舟。”

“咦?”许平发出惊讶的声音。

“是的。”余深河表示同意,然后就又不出声。

“崇祯二年,建奴直入京畿大掠,当时我和余兄弟都还在娘胎里,和父母一起陷于建奴之手,我们的娘亲都是在建奴的难民营中产下我们的。”江一舟说道。

余深河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们能存活至今,真是侥天之幸。”

江一舟接着讲下去:“当时兵荒马乱,我们俩是同一天在建奴难民营中生的,父母在慌乱之中把我们二人抱错了。生死之际我们的父亲都向神佛许愿,如果能够全家平安脱险,将来就让儿子加入边军。”

“哦。”许平想起自己的身世:“两位兄弟不知,那年我刚三岁,也和舅舅一起陷于建奴之手。”

江一舟笑道:“那我们和许大哥还真是有缘,说不定那时已经见过面,就是谁也不记得罢了。”

“是啊,乱世人命不如狗,我舅舅每次提起建奴难民营中的苦难都感慨不已。我全靠边军将士奋力杀贼才能幸免,所以我才从军报国。”

江一舟赞了声:“说得好!”

“后来你们是怎么弄清楚的?”许平好奇地问道。

这话让江一舟发出阵阵苦笑,说道:“不怕许大哥笑话,我常常觉得很对不起我大哥,因为我的运气好,父亲很疼我,而我生父待我大哥就差远了。”

余深河又瓮声瓮气地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作甚?”

江一舟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把藏在心里的话源源道出。他们两家从难民营中脱险后就分开了。两个孩子渐渐长大,都和父亲、母亲长得不像。不过江一舟的养父完全不以为意,坚信江一舟是自己亲生的儿子,对他百般疼爱;可是余深河所处的家庭就比较不幸,养父听别人说这孩子不像是余家的,就怀疑妻子不忠,只是因为没有证据,无法把妻子遣回娘家。十几年过去,余深河的养父常年不回家,对母子二人不管不顾,养母心里委屈,只有独自一人对着儿子落泪。

“……去年我们二人先后投效新军,当我第一眼看见我大哥时,我就看出大哥与我父亲简直是惟妙惟肖,肯定和我家有亲戚关系……”江一舟讲起他和余深河初见时的场面,虽然觉得很像是亲戚,不过一番交谈下来发现完全没有血缘关系,这让两个年轻人都摸不到头脑:“后来我把大哥带回家和父母相见,他们一看见大哥就惊呆了,等到问清大哥的生辰、出身,自然真相大白,急忙带着我赶去和我的生父母相见。虽然时隔二十年,但是两家相见后也都记起了对方。我和大哥都认了生身父母。我父亲说,既然已经如此,将错就错就不用归宗了,反正两家都给对方一个儿子,谁也没有吃亏。我们结拜为兄弟,我生母记得稳婆是先给大哥接生的,所以我自然是弟弟了。”

余深河又“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养父母和江一舟的感情深厚,所以不想让他改宗。余深河虽然和养母母子情深,可是养父一直对他非常冷淡。真相大白后,余深河的养父后悔异常,拼命想补偿他们母子,可是这些年留下的阴影短期难以消除。

“就在我们结拜后不久,我生父把我叫去,和我说起余家家产的事情。”江一舟说着就转头看向余深河,道:“大哥这事我一直没跟你说,你父亲对我说他很高兴你同意不改宗,这样就能把家产全部留给你了。他对我说,在我父亲面前他感觉很惭愧,因为他不像我的父亲那样忠厚,他怀疑我的生母怀疑了二十年。现在江家有好几个子女,而他只有一个亲生儿子,他说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希望老天能够宽恕他。”

“唉,兄弟,兄弟。”余深河只是一个劲地感慨,说不出更多的话,突然站起身用力地和江一舟拥抱在一起。

许平感到鼻子微微发酸,他站起身道:“再不回去就不用睡觉了,天都快亮了。余兄弟,宋教官一早还要见我们呢。”

“是,是。”余深河揉揉发红眼睛,闷声说道:“这就回去吧。”

江一舟大笑道:“好,一起回去吧。”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