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军法

虎狼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虎狼是灰熊猫的经典作品。争扎到崇祯二十六年仍也没覆亡的元朝,拥用穿越众所逐步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许平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茶舍里,望着外面白雪茫茫的大地,萧索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这么冷的天,她还会来吗?。新军直卫负责指挥佥事金神通的大名,许平是早已明白的。直卫是新军中的骑兵部队,军官、士官中有大量的镇东侯旧部,被朝廷和官员视为黄石的亲兵家丁队,而这种亲丁队一般都交到直卫是新军中的骑兵部队,军官、士官中有大量的镇东侯旧部,被朝廷和官员视作黄石的亲兵家丁队,而这种亲丁队一般都交给心腹去统帅。目前新军直卫指挥使一职暂缺,而黄石当年的老亲兵队长杨致远的儿子,是直卫指挥同知(直卫的首席副官),算是子继父业。杨小将军走马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召集部下见面,还给直卫中叔伯辈的老人挨个敬酒。小杨一边说自己资历不足,一边诚恳地请这些老人对他多加指点,让他能够尽早胜任自己的职务。大家都称赞小杨为人老道,是个可造之才。教导队里很少有谁提起小杨的名字,背后大家都称之为“杨将军的儿子”。。...

虎狼小说-第10章 军法全文阅读

新军直卫指挥佥事金神通的大名,许平是早就知道的。

直卫是新军中的骑兵部队,军官、士官中有大量的镇东侯旧部,被朝廷和官员视作黄石的亲兵家丁队,而这种亲丁队一般都交给心腹去统帅。目前新军直卫指挥使一职暂缺,而黄石当年的老亲兵队长杨致远的儿子,是直卫指挥同知(直卫的首席副官),算是子继父业。杨小将军走马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召集部下见面,还给直卫中叔伯辈的老人挨个敬酒。小杨一边说自己资历不足,一边诚恳地请这些老人对他多加指点,让他能够尽早胜任自己的职务。大家都称赞小杨为人老道,是个可造之才。教导队里很少有谁提起小杨的名字,背后大家都称之为“杨将军的儿子”。

参谋长金求德的儿子金神通被任命为直卫指挥佥事(次席副官),一上任他也立刻召集部下,不过他没有给任何人敬酒,而是对他们大声说道:“诸君请牢记一点,我金某人是因为能力而不是出身,才坐上这把椅子的。”

不久,有一个直卫军官和金神通发生争吵。那人屡立战功,是金神通的长辈,但金神通毫不犹豫地把他拖出去按军法鞭挞。小杨闻讯赶来阻止,金神通当着直卫大批官兵的面子道:“我是直卫的指挥佥事,而他不过一个把总,全直卫除了杨兄你一个人外,再没有人可以反驳我的话!”从此以后,直卫众官兵只知道有金神通,而不知道有杨致远的儿子。

发生在直卫的这些纠纷在教导队中流传,包括许平在内所有人都觉得金神通有些狂妄,但是说起金将军的时候,人人都用敬重的口吻来讲。

金神通鹰一样明亮的眼睛在许平的身上打了几个转,他摘下自己的头盔抱在怀里,没有说话而是又打量了一番许平的旗帜。

“木营,”在教导队的时候,许平曾听见贾明河、蒲观水这些人用亲昵的口吻把磐石、选锋、天一营和东森四个营称为土、金、水、木营,不过这并非是正规的称呼,只有那些镇东侯旧部中的高级将领才会用这种居高临下的口气称呼新军的建制。就算是带许平前来的赵敬之将军,在谈到几个营时也会用正规的名称。金神通盯着许平的眼睛轻声说道:“据本将所知,应该是赵水泽赵大人在领军吧?赵大人眼下何在?”

许平还没有说话,他旁边的江一舟已经替他说道:“不是啊,金将军,是这位许将军在指挥我们东森营。”

乐大侠也跟着一起瞎掺乎:“是啊,小人等只知道这位许将军,不知道有什么赵将军。”

周围其他的东森营官兵一时间七嘴八舌,闹哄哄地都说他们没有见过什么赵将军,从头到尾都是许平这位将军带着他们抵抗叛军。

“噤声!本将没有问你们。”金神通看也不看这些人一眼,始终把目光停留在许平脸上:“嗯?许将军?”

许平把身体深深向前俯下,双手抱拳举过头盔,向着金神通报告道:“卑职,救火营工兵队第十一把总队,把总许平,参见金将军。”

周围人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是不可思议的惊讶叫嚷声响成一片。许平听到的最响亮的一声就是乐琳乐大侠发出的,这些声音让他恨不得眼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金神通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抱着自己的头盔,把冷冷的目光从许平周围的人身上扫过,那嘈杂声顿时就像是被剪刀剪断般地嘎然而止,众人登时都噤若寒蝉。

金神通把目光又收回在许平的身上:“许把总免礼,站直了回话。”

“遵命。”许平站直身体,迎着金神通逼视的目光,一五一十地交代道:“启禀金将军,卑职奉命监督龙光哨所。二十七日,赵将军经过卑职所在哨所时招募志愿兵,卑职以志愿兵身份追随赵将军离开龙光哨所。沿途赵将军交代卑职,此行目的是要在德州阻击窜入我军防线后的叛军,以待救火营和直卫赶到将其歼灭。二十八日凌晨,在经过吴桥赶往东森营补充大营的路上,赵将军遭遇伏击,不幸殉国。赵将军临终时,将金将军交予他的兵符、引信、手令转交给卑职,命令卑职继续赶往东森大营,务必要令东森营全军即刻开来德州,以完成金将军的命令。”

在许平说话的时候,金神通微微点头,脸上的表情愈发严肃。许平深吸了一口气,又道:“卑职乃是救火营的把总,自知位卑言轻,定然无法调动东森营,故而乔装打扮,换上了赵将军的盔甲衣物,对东森营补充营的督导官自称有游击一职,以此地位调动东森营兵。”

听许平这段话的时候,金神通开始不停地摇头,不过他一直没有打断许平,直到他全部说完后才反问:“许把总怎么知道,如果你传达赵将军的命令,东森营就一定不会奉令调动?”

不等许平回答,金神通就从他手中要过兵符、文书和腰牌仔细看起来,然后抬头问道:“东森营补充营的督导官如何能相信你的身份,如何能相信你有游击一职?就算相信你有职务,又怎么能把兵权交给你,而不是命令上的赵将军?”

许平道:“卑职自称是赵将军的义子。”

“无能之辈。”金神通哼一声:“现在东森补充营的督导官何在?”

许平黯然道:“李千总和廖千总都殉国了。”

“哦。”金神通脸色一变,接着又迅速地再次绷起脸道:“许把总这一路可有同行之人?”

许平顿时低头不语,金神通也不催他,只是静静地等着。良久,许平勉强地说道:“有的,是卑职的副官曹云曹把总。”

“他跟着你一起来德州的吗?他没有举报你冒名顶替吗?”金神通立刻追问道:“现在曹副把总何在?”

“曹副把总负伤不起。”许平说完后连忙又补了一句:“曹副把总从一开始就决心要举报我,但是他怕动摇军心,所以打算战斗一结束就举报我。”

“带本将去见他。”金神通把头盔戴到脑袋上,不再与许平多话。

许平转身带路,围观的明军士兵纷纷给他和金神通让开道路,然后又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

许平和金神通一前一后走回阵地上,此时曹云正半躺着倚坐在一块大石头旁,和几个伤兵还有刚苏醒过来的林光义闲聊。许平把曹云指给金神通,后者径直走到曹云面前,先是上下打量一番曹云身上的军服,头盔上的羽毛和黄色徽章标志。那根白色的羽毛已经变成了褐色,头盔上也沾满泥土和雪水。金神通皱着眉头问道:“救火营工兵队,第十一把总队,副把总曹云?”

曹云看看眼前的金神通,茫然地应道:“是,卑职正是曹云。”

金神通头也不回地一挥手:“许把总你到下面去等着我。”

许平垂手走下高坡,四周的明军纷纷退开,给他留出一大块空地,围在远处盯着许平窃窃私语。

过了很久,金神通走下坡来,曹云一瘸一拐地挣扎着跟在他身后,脸色异常沉重,根本不敢抬头向许平这边看。金神通盯着许平没有说话。山上连滚带爬跑下一人,正是德州四壁指挥林光义,他扑通跪倒在金神通身后,抱拳呼喊道:“金将军,许把总立下大功了啊。”

这一声呼喊引发了众多明军的共鸣,他们呼啦啦跪倒一片,七嘴八舌地喊起来:“金将军开恩,许把总并无恶意啊。”

这时直卫骑兵队已经追击返回,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部分人在不远处下马休息,几个直卫军官则走过来站在金神通身边。

“许平你是教导队出身,是我新军的军官,对军法条例早应该倒背如流。按军法条例,但凡有在战场上冒充上官的行为,统统都是格杀勿论。根据军法条例,该犯一经发觉,无论是否是该犯的上级,都应将该犯立刻处死,绝无宽宥!”根本不搭理其他人的恳求,金神通声色俱厉痛斥起来,完毕后他稍微顿了一顿又道,口气也微微缓和了一些:“只是许平你运气很好,被本将发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本将不是军法官也不是你的直系上级,不能对你实行军法。”

“本将——”金神通说了半句就停下,围着许平转了半个圈,又开口道:“许把总是救火营的军官,现在有权处置许把总的只有救火营你的直系上级或是军法官,本将打算请示贺将军,由他决定对你的惩罚。许把总你看如何?还是希望本将把你交给军法官处置?”

金神通的话让许平心里升起一线希望。新军的军法官执行起军法来一向铁面无私,他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情有可原,罪无可恕”。如果落在军法官手里,他们很可能会认定:虽然许平立下战功,但是如果因为这一点纵容了他,那么对未来违反军纪的人就是一种鼓励。会让官兵认为,只要能带来好的结果,就可以不遵守军纪,或者违反军纪也可以得到法外施恩。多半军法官最后还是会判许平一死,当然,他们在做出判决后,会建议新军高层重金抚恤许平的家属。

但若由救火营内部处理就完全不同。贺宝刀将军完全可能因为许平的战功而免去对他的惩罚,毕竟同袍之情之外,领军将领的思路也和军法官不同,将领们考虑更多的是处罚会给军心带来什么影响,会不会让士兵们感到冤屈,而影响了他们对将领的信任。

许平感觉金神通是故意给自己一条活路,他如释重负地答道:“卑职情愿由贺大人处置。”

“好吧,许把总先呆在这里,贺大人领着救火营正向德州开来,马上就该到了,本将这就去见他。”说完后金神通又紧盯着面前的许平:“许把总不会潜逃让自己蒙羞吧?”

许平连忙答道:“卑职绝不敢畏罪潜逃。”

“好!”金神通满意地哼了一声:“那本将就不把许把总捆起来了。”

说完金神通又回头看了看曹云,后者勉强支撑跟下山后,又全身虚脱倒在地上。金神通又冷哼一声:“这个也不用捆了,本将看他根本跑不了。”

最后金神通随便指了几个东森营的士兵:“你们几个跟本将走,去贺大人那里做个见证。”

等金神通领着几个卫士和东森营的士兵离开后,许平感觉自己像是浑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干了,他长叹一声坐倒在地,对曹云苦笑道:“这次连累你了,老曹。”

“我最多就是被革除武职,”曹云瞪了许平一眼:“要不是这位金将军心好,你这条命就完了!”

“金将军。”许平喃喃念叨着,今天他遇到的金神通似乎和以往听到的传言有些不符,这让他心里暗暗奇怪。

“还是许将军仗打得好。”姜烨跑过来蹲在许平旁边,仔仔细细地把许平上下打量一番:“许……许将军真的不是许将军?”

“不是。”大难不死的许平笑起来:“我只是救火营的一个工兵把总,方才情况危急多有欺瞒,姜大侠莫怪。”

“不怪,不怪。”姜烨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起来:“许将军前途不可限量,这次不是将军,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也是将军了。”

许平苦笑着拱手道:“谢姜大侠吉言,不过还是等到那个时候再称我为将军不迟,现在还是不要叫了。”

“没关系,就当是绰号好了。”姜烨不以为然地一挥手,就指着笑嘻嘻站在旁边的铁拳无敌张杰夫说道:“许兄弟绰号‘将军’,就好比张大侠绰号‘姐夫’一样。”

本来笑容满面的张杰夫闻言大怒:“老子何尝有过这个绰号?”

乐琳拉了他师兄一把,正色对许平说道:“许把总少年英雄,此番以渺渺之身,竟然大破巨寇季退思的上万强贼,从今往后定能名扬天下,令强人闻声色变,我们师兄弟在此恭贺许兄弟了。”

江一舟插话道:“许……许大人,您真的只是救火营的一个把总吗?”

看着江一舟那副迷惑的表情,许平笑道:“是的,而且是工兵队的把总。”

“嘿嘿,救火营的一个工兵把总!”林光义冷笑着摇头:“一个工兵把总就如此了得,我老林却是不信!”

许平失笑道:“那么林兄认为在下是什么呢?许某确实只是一个小小的工兵把总啊。”

林光义低着头只是笑却不搭话,许平一指身边的曹云:“我这位曹兄弟,也是救火营的把总,和我一起上的教导队,更是同一把总队的同僚。林兄若是不信,可以问他啊。”

林光义抬起头看看许平,又看看曹云,再次低下头轻声笑起来,用手指划动着地上的雪:“两年前,我和秦军同僚赴辽与鞑子大战,苦战了一年,最后为插汗二十万铁骑所困。兵败军溃之际,亲眼见到辽军大将姚帅和吴帅以宝剑互刺自尽,姚帅登时便死了,吴帅一时不死犹自大呼;‘若元帅在,若救火营在,何至于此啊!’,临终之声,犹如泣血。虽然过去这么久,好似仍在耳边。以插汉二十万铁骑之威,又怎么可能以一营之力抵挡,嘿嘿,我不信,不信啊。”

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一个在高处瞭望的士兵突然跑下来叫道:“许把总,好像是救火营来了。”

许平站起身来,快步跑上高处。一支长长的队伍从远处沿着官道向这里蜿蜒而来。许平掏出望远镜,眯起眼睛观察了片刻,连连点头道:“没错,是救火营来了。”

望着不断走近的明军队伍,许平心里不禁又忐忑起来。也许不会有什么大事,刚才金神通的口气里颇有为自己开脱的味道。

许平站立在高处,不少人也走上来一起向远处瞭望。队伍越走越近,很快就能看见队伍中那些在夕阳中闪动的武器寒光,还有无数飘扬着的旗帜。

“我们的旗帜上,有着一条蝮蛇。”许平挺直胸膛,大声地说道:“救火营蛇旗所向,当者无不立碎。”

“没错。”曹云体力恢复一点,晃晃悠悠地跟上来,听到许平的话后忍不住补充道:“北虏、南蛮、东倭、西夷、中流寇,无不望风而逃。”

“救火营,救火营。”林光义的眼神里忽然带上痴迷之色,他望着大军喃喃地问道:“许把总,这救火营里恐怕得有几百个把总吧?”

“是的。”

林光义缓缓摇头:“每一个都和许把总一样?”

许平对着林光义笑道:“他们没有一个人资格比我浅。”

林光义不再出声,和许平一起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大军。救火营毫不停留地从他们眼前走过,走上向着德州去的官道。无论官兵,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根白羽,即使是在夕阳西沉的时候,仍白得那么耀眼。许平看着官道上这一片在寒风中骄傲挺立着的白羽海洋,它们随着主人的步伐而有章奏地同时摇摆,几千官兵跟随着鼓声迈动脚步,整齐的步伐声令大地也随之震颤。

“也不知道陈x元龙贼到哪里去了?”许平一边想一边快步走向自己的坐骑,手忙脚乱地解下马背上的一个背包:“既然肖贼已经北遁,按说陈贼也不值得忧虑了。如果他聪明的话,估计已经绕过德州跑回老巢去了。”

许平刚才光顾着和这些人聊天,一直忘了换上自己的军装,直到救火营赶来之后才想起来。取出小心藏起来的军服、盔甲换好,许平认真地抻平军服上的皱褶,把腰带用力地束紧,扎好袖口的锁腕。接着又从大布包里面掏出一个小布包。这里面是许平的头盔。他先前把白羽从上面摘下来,以防在路途中折断,现在则先把头盔擦拭一番,然后才仔细地把白羽插回到头盔上,稳稳戴在头上。

这期间林光义一直注视着许平,看到年轻军官收拾停当,变得光彩耀人,林光义突然发问:“许把总,今天我也奋勇杀敌了,我能不能也和他们——”林光义指了一下旁边的余深河和江一舟:“和他们一起去新军?”

许平还没有回话,林光义又急忙说道:“如果我想去新军那里投军,新军会要我么?”

“如果林兄想去新军投军的话,我想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一小队骑兵从远处的道路上跑下,离开救火营的大队向着这里跑来,其中有一个旗手高高地擎着一面大旗。许平拍拍衣裤上并不存在的泥土,就迎着那队骑兵的方向走下坡去。曹云也站起身,晃晃悠悠跟在他身后向坡下走去。

或许是看出许平的脚步有些迟疑,江一舟在他身后大声地叫道:“许把总尽管放心吧,刚才金将军的意思很明显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这声喊叫引起一片赞同声,大家都趁着那队骑兵还没赶到之前用力地给许平打气。江一舟说的话其实也正是许平心里想的,他暗自嘲笑自己的胆怯。

许平和曹云一前一后站在坡下,恭候贺宝刀将军的大驾。在他们两人身后,其他明军在十米远处排成整齐的队列迎接指挥官。德州的那些好汉藏在东森营士兵的身后,尽量不引人注意地往前张望着。

很快那队骑兵就跑到许平和曹云身前,为首者正是黄石的首席猛将和多年的好友,从二十岁起就南征北讨的贺宝刀。跟在贺宝刀身后的是几个戴着和许平同样白羽头盔的骑兵,他们插在马头上的羽毛式样和直卫马头上的并无区别,只是颜色也换成了白色。其中一人高高地举着贺宝刀的将旗,威风凛凛地挺着胸。跟得稍微远一点的则是金神通和他的几名直卫军官。

不等贺宝刀勒定马,许平和曹云就一起抱拳俯身向他行礼致意。

许平听见一个人跳下战马的落地声,然后就是一句:“抬起头来。”

许平抬起头,按照教导队的要求昂首而立,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这么近地看到眼前的著名战将。那是一张显得还很年轻的中年人的脸,眼睛非常清澈明亮,好像其中还有一线没有完全脱去的稚气。

“你就是许平?”对面的声音里似乎有一丝颤抖,好像是因为激动而发出的颤抖:“你就是将赵将军丢弃于战场不顾,冒称官长,蒙蔽同僚,并以官长身份调动、指挥东森营的许平?”

此时在许平的余光里,他看见金神通也在不远处翻身下马,正向着自己这里走来,嘴角还挂着冷笑,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热门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

    最新章节:第五章 驴主人的丈夫
    给大家提供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免费阅读,曲灵秦逸小说的名字是《医品农女:捡个王爷来发家》,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恨水,这是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曲灵因医闹事情意外死亡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名农夫,身为一名现代人活在古代毫无违和感,奈何她农事技能点的太高,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三千恨水03-13

  • 凰上如此多娇

    最新章节:第4章 凰上在上,臣在下
    给大家提供凰上如此多娇免费阅读,《凰上如此多娇》是一部很精彩的穿越言情小说,作者艳扬天,凰上如此多娇玉竹凌霄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玉竹一睁开眼睛,棋布星罗般的古装少女,琼楼玉宇的古建筑,这到底是啥情况?难不成穿越了?而且自己的身份居然还是个皇帝,有着玉树临风的一品丞相凌

    艳扬天03-13

  • 夏子安慕容桀

    最新章节:第五章 入宫
    给大家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夏子安慕容桀大结局是什么?夏子安慕容桀是穿越言情小说《妃医天下》的主人公,这本书又名《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情锁红颜》、《嫡女难为:邪妃要逆天》,全文讲述了夏子安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军医,一朝穿越成了相府千金小姐,可没想到父亲冷血,庶母歹

    六月03-13

  • 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

    最新章节:第五章  变态的特殊癖好
    给大家提供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免费阅读,华丽逆袭撒娇女配最好命小说的作者是泽昀,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小怜西门霆,小说又名《女配攻略:反派BOSS,求转正》。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小怜觉得自己特悲催,不就给作者丢了个差评吗,至于将自己穿越到书里面吗?还莫名其妙的随身傍个破系统限制自己

    泽昀03-13

  • 穿越之辣手女神医

    最新章节:第5章 唐门之活体试验
    给大家提供穿越之辣手女神医免费阅读,《穿越之辣手女神医》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的古代穿越小说,南枫善冷轩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当现代辣手神医穿越到古代一个小女娃的身上,当人冷心也冷的冷善变成了被各种温暖环绕的南枫善,在这里她将体验到很多不一样的情感,也将和某位王爷步入新的

    落涵03-13

  • 冷情王妃太妖娆

    最新章节:第1章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奔驰
    给大家提供冷情王妃太妖娆免费阅读,冷情王妃太妖娆全免费已经可以在小说下载网找到了,她是特工首领,意外穿越为世家庶女,从此软弱庶女锋芒展露,绝代风华。她本无心,却钓美无数;她本无意,却杀戮重重,淡淡一笑,便掀起血雨腥风。嫁为人妇后再出一纸休书,害的堂堂战神王爷成为天下人的

    盗版月野兔03-13

  •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最新章节:第4章 你竟然在这儿吃肉
    给大家提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免费阅读,主角名为夏小麦刘星辰小说的名字是《小农妇的田园生活》,这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一觉睡醒之后的夏小麦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在一个异常穷困的家庭就算了,她竟然还有一个丈夫,丈夫家里人极难相处就算了,她本人竟然还长着一张又胖又丑的脸,于

    佚名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