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命阴倌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 《鬼命阴倌》 第一卷 阴阳道第四章 死人衣服 免费试读 更新:2019-09-13 14:05:12

作者:天工匠人
编辑:岁月流歌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鬼命阴倌情节预览

“徐大师,钱已经转过去了,你看看。”

女人斜靠在沙发里,狐媚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有些迷茫,却又风情万种的看着我。

我掏出手机,看看上面银行发来的短信,点点头:“到账了,谢谢惠顾。”

出了门,上了我的‘七手’QQ,回头看了一眼一夜风流的小别墅,一脚油门,驶出了别墅区……

我叫徐祸,是市里一所医科大学的在校生。

很多人都说这个名字不吉利,还有人说,这名字跟闹着玩似的。

其实就是闹着玩,我跟自己闹着玩。

三年前,姥爷过世,把乡下的房子过户给我,开户口的时候,我对户籍警说,顺道把我名字也改了吧。

民警问我改什么名?

想起姥爷在世时常说我是个不祥人,是活土匪、大祸害,我随口就说,改成徐祸吧。

之前的名字是我老子给我取的,我四岁的时候,他和我老娘就离婚了,然后各自成了家,我就被丢在乡下姥爷家……

总之,我讨厌以前的名字。

姥爷虽然常说我是祸害,可还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老爷子却走了。

上大学需要很大一笔费用,姥爷是农民,留给我的存折上,只有四千块钱。

我没找我那有名无实的爹妈要钱,而是干起了现在的**。

姥爷留给我的,除了房子、存折,还有半本破书,没有书名,上面记载的,是一些驱邪捉鬼的法子。

没错,我做的**,就是帮人驱邪。

乡下管我这种非道非僧的野路子,叫做阴倌。

还别说,这年头,找人驱邪的人还真不少。

一开始接生意,我也胆战心惊的,后来慢慢发现,十次里头有八次都是疑心生暗鬼。

我就像电影里的道士一样,装模作样的作一回法,再画几张黄纸符箓,就能换取不菲的收入,足够养活我自己了。

当然,十次有八次是疑心生暗鬼,也还有两次是真邪乎。

有一回朋友给我介绍了一单生意,雇主是个开餐饮公司的小老板。双方一见面,我一看他脸色就觉得不对。

谈好价钱,我也没搞形式化的东西,直接画了道符,烧成灰,兑水让他喝了。

结果,他喝下符水后不到五分钟,就哇哇大吐,吐出来的全是黑绿黑绿的污秽,里面还有活的蛆虫。

那次我赚的最多,可是从那以后,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只接女人的生意。

说白了,我做这一行的目的,就是招摇撞骗,混点小钱,够养活我到毕业就行,真犯不着招惹是非。

女人自己偷摸的找人驱邪,那多半是疑心生暗鬼,搞些形式化的东西,就能蒙混过关。

当然,我也算对得起她们,一是开价公道,二就是尽量给她们吃颗定心丸。

就比如刚才那个住别墅的女人,就是个有钱老板包的金丝雀。因为老板和原配去了一趟新马泰,她就总疑心原配给她下了降头。

我切切实实的给她服务到位,连着开了三个晚上的道场,着实卖力气。

至于睡觉这码事,双方都有需要,你情我愿,也没对不起谁。

虽然是野路子,可是因为开价公道,每每都能替事主息事宁人,慢慢的,我这个阴馆在圈里也小有名气起来。

这不,又有人托关系找门路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她的声音不冷不热,就好像是跟公园摆卦摊的老头说话似的。

我无所谓,几乎每个事主在电话里都是这副腔调,对要委托的人,都是一种质疑的态度。

挂了电话,我就心急火燎的开车往她给的地址赶。

从上次开工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我可是一个多月没沾荤腥了。

我倒不是满脑子想的都是占便宜,关键对方是艺校的学生,而且给的地址不是校内,而是校外一个小有名气的高档小区。

这个艺校是很有名的,也是市里一处‘靓丽’的风景。一到周末放学,校门口那些奔驰、宝马看的人眼花缭乱啊……

到了小区,我给她打电话。

两人一碰头,我眼睛就有点直了。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细腰长腿,窄肩宽臀。漂亮就不用说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宽过肩……

“你是徐大师?”

她盯着我看,眼神有些疑惑。

很明显,我和人们印象中的捉鬼道士形象差距太大了,不能给我的客户足够的信任感。

我点点头,“我是徐祸。”

“我叫桑岚。”

这女人好像不怎么爱说话,冷冰冰的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就往楼上走。

走了几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停下脚步,把脸转了过来。

我和她对视,“怎么了?”

桑岚看了我一会儿,摇摇头,“没什么。”

转身再往上走的时候,两只手交叠在身后,捂住了短裙的下摆。

呵呵,防谁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好像……是……是白色蕾丝边吧。

进了屋才发现,情况和我原先想的有点不一样。

屋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看年纪大概三十多岁,虽然眼角有些细纹,但皮肤白皙,身材更保持的十分美好。看五官,竟和桑岚有五分相似。

女人和我同样诧异,打量了我两眼,伸出右手:“你好,我是岚岚的阿姨,季雅云。”

靠,原来是和亲戚一起住。我还真想歪了,看来桑岚不是见了穷B就假正经的妞,而是少有的‘正经’艺术生。

“徐祸。”我和季雅云握了握手,感觉她的手很滑腻,但有点冷冰冰的。

见没有‘续集’的可能,我就直奔主题,“说说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吧。”

季雅云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微微一笑,没说话。

干我们这一行,故作高深是必然的,但笑而不语的同时,我却在心里打了个突。

换了旁人,我可能看不出来,可是这娘俩的皮肤都白的像牛奶一样,正因为皮肤太白,所以我才能看出,季雅云的额头上有一团对比鲜明的晦暗。

这种晦暗不留心是分辨不出的,但是有心人不难分辨。看来这个季雅云,是真遇上什么邪事了。

季雅云迟疑了一会儿,说:“我最近睡觉总睡不踏实,怎么说呢,就是睡到半夜,感觉是清醒的,就是动不了。”

“鬼压床?”

“嗯嗯。”季雅云连忙点头。

桑岚在一旁轻‘哼’了一声。

我回头看她,她也正冷眼看着我,像是在等着看我接下来怎么表演。

我看了看表,下午两点,外面日正当空。

这个时间看鬼……看个鬼啊!

我起身,说:“我晚上再来吧。”

季雅云像是从我的动作上看出了什么,点点头,没说什么。

桑岚却皱着眉头说:“你别来了,我小姨根本就没事,她就是整天在家待着,自己吓自己。”

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两百块钱拍在我面前。

看着两张鲜艳的红毛,我的血直接冲到了脸上,冷冷道:“不相信这种事,之前就不应该给我打电话。这点油费我承担的起,不过奉劝一句,你或许很有钱,可是有钱未必能买到命。”说完,我扛起包就往外走。

“徐先生!”

季雅云急忙拦住我,顿足道:“岚岚,你能不能别任性?”

见她一脸焦急无奈,我暗暗叹了口气,没见过鬼的怕黑,真撞了邪却又不信邪。

“你为什么要晚上来?有什么话现在不能说吗?”桑岚像是屈服小姨,又像是赌气似的说道。

我懒得跟她废话,想走,却被季雅云拉着不让。

无奈,我只好回过头,对桑岚说:“其实我和你一样,也是个学生,医学院,法医科。”

“法医?”

“对,法医。按说我这个专业是最不该信邪的,可是,我信。”

我点了根烟,浅浅抽了一口,“也许你觉得这两种职业很矛盾,觉得鬼压床很无稽。我也可以用我的医学专业角度告诉你什么是神经麻木、自我唤醒,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你阿姨可能真的撞邪了。”

“徐先生,我……”

季雅云欲言又止,咬了咬嘴唇,说:“不光是鬼压床,我还看见……看见一双……一双红鞋在天花板上晃啊晃……”

“红鞋?”我心里一激灵。

“什么红鞋?”桑岚走过来,拉住她的手,“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这不是怕吓着你嘛。”

我把背包摘下来,看了看窗外,“如果真是红鞋,就不用等晚上了。”

“好吧,我就信这一次。”桑岚无奈的看了季雅云一眼,问我:“你要怎么做?”

“拉窗帘,让她把衣服脱了。”

“什么?”

我看着她:“上衣。”哭声十分的刺耳,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被烙铁给烫了,哭的撕心裂肺。

以至于我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捂住了耳朵。

季雅云被吓得眼泪狂飙,脚下没了牵绊,也只是抱着怀蹲在地上捂着嘴哭。

小孩儿哭声不断……

被我一只手提着的桑岚忽然像触电似的抖了起来!

她虽然苗条,但是个子高,一抖起来,我单手抱着她就感觉很吃力。

看她的样子,明显是被鬼上身了。

这个时候我哪敢撒手,一撒手,她指不定发什么疯呢。

于是,我只好再用两只手箍住她,抽冷子把前额灵台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脑勺上,嘴里快速的念着破书上的法咒:

“九䂂顺行,元始徘徊,诸神卫护,天罪消锬……”

过了一会儿,桑岚停止了抖动,似乎恢复了些意识,双手撑着洗手台,又“哇哇”吐了起来。

“呕……呕……”

又干呕了一阵,她开始喘粗气。

身体微微发抖,却只是自然反应。

“你干什么?”桑岚忽然惊恐的问道。

折腾这一阵子,连累带吓,我也是气喘如牛。

缓缓抬起头,透过镜子看到两人的情形,鼻血差点没飚出来。

桑岚已经恢复了先前白皙的容貌,呕吐过后,小腹也恢复了平滑。

浴巾早滑落了。

而我,正以一个不应有的亲密姿势从后面抱着她。

不等她发飙,我就赶忙松开她,跑回房间,从包里拿出一应驱邪物品。

回到客厅,桑岚已经裹了浴巾,把吓瘫了的季雅云扶到了椅子里。

她双手捂着肚子,惊疑不定的瞪着我:“刚才怎么回事?”

我顾不上理她,拿起一个眼药水瓶子往眼睛里滴了两滴,拈起一张符箓,四下看了看,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这会儿我才注意到,浴缸里飘着一堆绿色的树叶,映的水都绿了。

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见洗手台上放着一部手机,随手拿起来回到了客厅。

“你的手机。”

我把手机递给桑岚,想起之前听到的旖旎声响,不禁好笑。

这妞在被鬼搞以前,该不会正和人在电话里……

“这是什么?”桑岚指了指桌上的眼药水瓶子。

“是杀牛的时候,牛流下的眼泪,滴在眼睛里,就能看见鬼。”

我一边给她解释,一边往她和季雅云的房间里看了看,也没有任何发现。

“我刚才干什么了?难受死了。”桑岚揉着肚子说。

我往她身上瞟了一眼,“先去把衣服穿上吧。”

我心说这妞倒是挺理智,没说我故意占她便宜。

季雅云带着哭音问我:“大师,你不是说那东西被淋了狗血,不会来吗?”

“如果是穿红挂绿的家伙,我们这会儿已经都玩完了。”

我点了根烟,吸了一口。

刚才抱着桑岚的时候,她身上本来就湿漉漉的,再加上吐的到处都是,弄的我左手包扎的纱布都湿透了。

我觉得潮乎乎的难受,干脆把纱布解开。

看看伤口,已经结疤了。

疤痕有点像打雷时扩散的闪电,血疙疤黑乎乎的,竟显得有些妖异。

我又仔细看了看,自嘲的咧了咧嘴。这是真撞上邪事,把我也搞的神经过敏了,看什么都觉得不对劲。

桑岚穿好衣服出来,问我:“大师,我刚才是不是被鬼搞了?”

我点点头,笑着问她:“你泡澡的柚子叶哪来的啊?”

“网上买的。”

“呵呵,网上倒是什么都有的卖。是卖家告诉你,把柚子叶泡在浴缸里喝的?”我调侃她道。

桑岚跺了跺脚,“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季雅云也急着问:“大师,不是红鞋,那刚才又是什么啊?”

我抽着烟说:“缠上你的可不单是红鞋,而是红衣鬼。你被那大凶之物缠上,时运自然就低,霉运当头,也就更容易招惹其它邪祟。”

说到这里,我脸有些发烫,关于这点,我早该想到的,却是疏忽了。

我说:“你们也别叫我大师了,听着怪别扭的,就叫我徐祸吧。”

“这麻将是怎么回事?”季雅云畏缩的指了指麻将桌。

我看了一眼没有完全散开的麻将树,想起刚才小孩儿的哭声,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眼看这娘俩是再经不起吓了,于是说:“事不过三,睡吧。”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

桑岚本来很大声,见我出来,冲我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有点鬼鬼祟祟的看了我一眼,捧着电话进了里屋。

见她关上房门,我忍不住撇了撇嘴,不就那点事呗,用得着神神秘秘的嘛。

没见张喜回信,我也懒得再给他打电话,胡乱冲了个澡,在宾馆吃了早饭,然后就开车直奔果园。

出门的时候天阴沉沉的,刚出县城,忽然下起了大雨。

我本来就不怎么熟路,雨越下越大,就更加辨不清方向了。

顺着乡间的路开了一阵,季雅云见我开的辛苦,就提议先找个地方停一下,等雨小了再走。

刚好路过一个村子,村头有家小店,我便把车停在了店门口。

三人冒雨下了车,跑进去,才看清这是间农户家开的杂货店,其实就是个对外敞开的窗口。

见店里没人,桑岚走到正门前,敲了敲门,冲里面大声问道:“有人吗?”

连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我拍拍她肩膀,“先进去吧,别在外边潲雨了。”

三人进了屋,正胡乱抹着身上的雨水,屋子的一角忽然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

“谁啊?”

桑岚和季雅云都被这突兀的声音吓得惊呼一声。

我也吓得一哆嗦。

循着声音看向一侧阴暗的角落,就见一个老人从墙角的躺椅上缓缓直起了身子。

我缓了口气,说:“老人家,我们是过路的,下大雨了,能在您这儿避会儿雨吗?”我边说边打量老人。

老人的年纪至少得六十过五,头发花白,身形有些佝偻。

他往上挺了挺身子,说:“哦,你们随便坐吧。”

“谢谢大爷。”季雅云和桑岚忙冲老人点头道谢。

我掸掉雨水,刚倚着门框点了根烟,就听老人问道:“你们仨咋来我们槐园村了?”

我忙回头:“大爷,我不熟路,本来是想去小桃园村的,一下雨,开迷了。”

“小桃园村?迷路了?”

老人眯着眼睛看着我,“呵呵,你们也真够迷糊的,这都能迷路?”

“这不是下大雨了嘛。”

我有些讪然的摸出烟盒,抖出一根,“您老来一根?”

老人的眼睛再度眯成了两条缝,似乎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抽。”

我刚一转身,想把烟盒收起来,一个身影擦着我身边走了进来。

这人来的极快,以至于那根抖出的烟都被蹭出来,掉到了地上。

“丁福顺!”来人低沉的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以后,居然又转过身走到了门檐外。

他一进一出都是非常快,我甚至都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只是恍惚的觉得他脸黑漆漆的。

我正看着这人的背影纳闷,冷不丁身边有人说道:“等会儿,再抽根烟。”

我吓了一跳,转过脸,见那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躺椅上起来了,就站在我身边,右手的两根手指夹着一根烟,冲着门外那人晃了晃。

“那你快点,别耽误时辰。”门外那人说了一句,居然抱着肩膀走进了雨里。

“有火吗?”

听见老人问,我忙转过头,一边掏打火机,一边下意识的往地上看了一眼。

“嘶……我说,大爷,这烟都掉地上了,别抽了,换一根。”

我才发现老人拿的是刚才被蹭掉的那根烟。

老人摆摆手,说不用。

我见他烟都叼嘴上了,赶忙打着火替他点上。

老人就站在我身边,对着外面的大雨默默的抽了会儿烟。

忽然,他抬眼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叫徐祸。”

“徐祸?”

老人花白的眉毛一耸,随即点了点头,喃喃道:“好名字啊,真应景,真适合你。”

老人忽然抬手搭住我的肩膀,仰脸瞪视着我,一字一顿的说:“徐祸,你这次真是大祸临头了,你就快死了!”

热门

  • 神符十墓

    简介: 《神符十墓》写的一本诡异小说,主要讲许旅游,边城,野果,总发胖,总章,龙叔,光头大哥,许青山,熊力新,龙启山,光头猛间的事迹。神符十墓约108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阅读王09-02 连载中

  • 吴有财胡玲安琪小说

    简介: 吴有财胡玲安琪小说《阴缘不断》,作者:东蓠,提供吴有财胡玲安琪小说阅读。阴缘不断小说主要讲述了:吴有财原本是去投靠自己的兄弟来着,想着是帮女性捉奸的工作还有点意思,工作还比较自由,可是她自己都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被一个女鬼缠绵上了,这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就是要缠着他要他的命。

    东蓠05-04 连载中

  • 鬼梦情人

    简介: 《鬼梦情人》是一本灵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黄玲乐秦沂泽之间的爱情故事,小时候她曾捡到过一片玉,没想到那是一个鬼给她的聘礼,她稀里糊涂的成为了一个鬼的妻子,但是这个消息她十八岁那年被迎上了花轿的时候她才知道。

    步袹西04-04 已完结

  • 沈梦影萧子墨全集

    简介: 沈梦影萧子墨全集阴雨绵绵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鬼夫有一点帅》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鬼夫言情小说,超神小说为你提供鬼夫有一点帅小说全集,小说的主是沈梦影萧子墨。沈梦影出租了目前的那间房后就一直撞鬼,他以为找个道士就可以解我抱着自己的右脚大汗淋漓,浑身更是抽抽着。。

    阴雨绵绵07-13 连载中